/ 互聯網金融/ 央行:鼓勵互聯網金融發展不動搖 余額寶應繳納部分存準

                央行:鼓勵互聯網金融發展不動搖 余額寶應繳納部分存準

                發布時間:2014-03-21 分類:行業資訊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訊)從暫停線下二維碼支付、虛擬信用卡再到《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下稱《辦法》)第三版征求意見稿曝光,過去一周,人民銀行素來鼓勵互聯網金融創新的形象,在一部分人心中有了動搖。

                3月18日以來,央行連續幾日密集召集部分第三方企業、專家、媒體就支付機構創新業務監管緊急座談,而央行主管互聯網金融業務的副行長劉士余也曾多次坦言自己近期遭遇的輿論壓力。

                劉士余此前一貫主張,互聯網金融作為包容性金融和普惠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應該留有一定觀察期。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確定了“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政策基調。

                3月20日,多位參加央行座談會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包括第三方支付業務在內的互聯網金融,到底要不要管及如何監管一直是座談會的焦點,在央行看來,“盡管效果不好,但央行確實是在不適當的時間點,用不適當的方式做了一件應該做的事?!?

                對于引起廣泛質疑的《辦法》第三版征求意見稿,參會人士也透露,央行表示,辦法還有一定的修改余地,外界爭議的限額管理也可調整,“目的希望不太影響普通用戶的感受?!?

                上述人士透露,經過三輪征求意見后,央行亦考慮年內正式出臺《辦法》。

                網絡支付辦法年內出臺

                19日專家和媒體座談會上,央行對近期暫停虛擬信用卡、線下二維碼以及上述《辦法》一一釋疑。

                為何暫停虛擬信用卡?

                3月14日,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周金黃作出合理解釋,虛擬信用卡已突破現有信用卡業務模式,在落實客戶身份識別義務、保障客戶信息安全等方面尚待進一步研究。

                “因為不能面簽,這動搖了金融賬戶實名制的根基?!?月19日的專家座談會上,央行官員重申了這一原因。

                正如一位股份行信用卡負責人所言,風險主要來自于提交辦卡申請環節,傳統方式是要提供紙質版且帶本人簽字的申請表,以確保是本人行為。但網絡信用卡可以通過網絡(或微信等APP入口)提交申請,這樣就存在假冒他人身份申請信用卡的風險,而銀行如果沒有安排后續身份驗證,潛在存在風險。

                對于阿里巴巴和騰訊所關注的虛擬信用卡是否可以重啟的問題,央行座談會上給出了明確回答:這需要和線下信用卡監管規則上實現統一,可以考慮把虛擬信用卡理解為“弱實名信用卡”,在功能和金額上加以限制,以防范洗錢和造假風險。

                相較虛擬信用卡,影響面更大的舉措是央行暫停線下二維碼業務。央行在座談會表示,已經關注到各地出現的二維碼支付詐騙案件,央行堅定認為二維碼支付“有很大技術風險”。

                “這也與目前央行支持NFC移動支付標準有關,兩者在應用場景上類似,但NFC對硬件有更復雜的要求?!币晃粎⑴c座談的人士表示。

                3月16日,《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第三版征求意見稿曝光,其對個人支付賬戶轉賬和消費采取更為嚴格的限額管理措施,引發了市場更大的震蕩。

                正如前文所言,辦法尚有一定的修改余地,限額管理也可進一步調整;但輿論壓力也并不妨礙監管機構對第三方支付的整體定位。

                該征求意見稿擬要求個人支付賬戶轉賬單筆不超過1000元,年累計不能超過1萬元。消費方面,個人單筆消費不得超過5000元,月累計不能超過1萬元。

                上述參會人士透露,央行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歷史定位很明確,第三方支付作為商業銀行的補充,且由于支付機構是先誕生后補發的牌照,必然存在一定的先天不足。

                “如何把住產業發展大方向,平衡產業各方利益是關鍵?!币晃谎胄袃炔咳耸刻寡?,丟給市場最簡單,但卻需忍受市場失效時的種種弊端,忍受市場自我修正所經歷的漫長與疼痛。此時需要相信市場最終會走向符合產業發展整體利益的信念和定力。

                “政府干預的適度性,需要決策者的智慧,也需要產業各方的大局意識。此二者缺一不可?!鄙鲜鋈耸空f。

                為何余額寶應繳納部分存準

                參與座談會的人士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央行反復表示,對于互聯網金融,央行鼓勵發展的思維和理念不會變,互聯網金融作為包容性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客觀存在的,也是市場需要的,應當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應當給予支持。

                但鼓勵創新與適度監管,兩者并不沖突。

                互聯網金融監管的另一大焦點,聚焦在對金融運行影響較大的余額寶類產品上。

                3月18日,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發表題為《余額寶與存款準備金管理》的學術文章,盛建議,應對包括余額寶在內的貨幣市場基金投向銀行的協議存款實施存款準備金管理,藉此縮小監管套利空間,“讓金融市場的競爭環境更加公平合理,讓貨幣政策的傳導更加有效”。

                在盛松成看來,余額寶資金以協議存款形式進入銀行體系恰恰涉及貨幣創造和貨幣乘數問題。由于不繳納準備金,這部分資金在理論上可無窮創造貨幣,貨幣乘數可變得無窮大。

                盛的這一觀點引發巨大反響。3月20日,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助理吳曉求對此表示不同意見:“余額寶沒有貨幣乘數問題,提存款準備金就有點外行了?!?

                然而,吳曉求的這一質疑顯然是站不住腳的。

                如果觀察貨幣創造的過程,準備金率影響到貨幣乘數和貨幣供應量。

                假設一家銀行拿到100元存款,存款準備金率20%,這意味著銀行只能貸出80元,存款準備金率越高,意味著銀行能貸出去的錢越少,企業拿到的錢也就越少,然后進入銀行創造的錢也就越少。

                余額寶等貨幣基金的出現改變了這一過程。儲戶將原本存入銀行的100元轉而購買余額寶,即天弘基金貨幣基金,最后天弘基金又以90%-95%同業存款的形式存入銀行,銀行貸出的錢遠大于原先的80元。

                由于余額寶存入銀行的資金不繳存準備金,理論上這部分資金可以無限派生、可以無限創造貨幣供給,由此影響貨幣政策調控的有效性;其后果可能有三:第一,它可以無窮創造貨幣;第二,不繳納存準+不受利率管制,使得余額寶和銀行處于不公平競爭狀態;第三,助推了整體利率水平上漲。

                因此,在一位銀行高層看來,在打擊貨幣空轉和影子銀行的大環境下,未來一年,各種寶繳納存準的政策有望落地。

                針對外界質疑,3月20日,盛松成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上世紀70年代起,美國就開始研究對貨幣市場基金進行準備金管理,目前未付諸實施的原因也很簡單:不同于中國貨幣基金80%以上投向銀行協議存款,美國貨幣基金的資產配置中,絕大多數是購買美國短期國債。購買國債當然不存在貨幣創造的問題。(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文/史進峰)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