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貸系統/ 迪蒙獨家視角:撥開P2P網貸發展的迷霧

                迪蒙獨家視角:撥開P2P網貸發展的迷霧

                發布時間:2014-03-05 分類:行業資訊

                編者按:2013年,余額寶的橫空出世、微信與支付寶的移動支付戰役、電商小貸的興起、P2P的野蠻生長、眾籌的萌芽……讓專家們直呼互聯網金融時代即將到來。2014年,預計互聯網理財產品余額寶、理財通們在狂歡后會回歸平淡,支付寶和微信移動支付戰爭將持續,并將延伸到移動金融領域;電商小貸拘泥于牌照問題,只能保持不溫不火的現狀;眾籌模式在中國法律的桎梏下,只能帶著腳鐐蹣跚摸索。反觀P2P行業,雖然業界一直呼吁監管盡快出臺,但目前看來,除了央行一再重申資金池、龐氏騙局等紅線不能碰,具體監管細節爭議頗大,恐難在近期內看到。因此2014年,P2P網貸將繼續迎來瘋狂的一年,將有更多的資本流入這個領域,但跟2013如蔓草野蠻滋長不同,行業更多將迎來洗牌、重塑、細分、更新迭代的一年。二八法則有可能會出現,80%的平臺有可能被淘汰,剩下的20%有望成為行業第一階梯,并將在3到5年內成為行業巨頭。

                一、P2P網貸發展現狀

                (一)何為P2P網貸

                P2P網貸的英文為peer to peer lending,其本義是個人對個人的借貸,即個人通過網絡平臺相互借貸,有投資理財需求的個人通過該類平臺,使用信用貸款的方式,將資金貸給其他有借款需求的人,平臺作為中介方負責撮合借貸信息并收取一定中介費。它是一種將非常小額度的資金聚集起來借貸給有資金需求人群的商業模式。

                P2P借貸模式傳承于孟加拉國格萊珉銀行的貸款模式。目前,P2P網貸模式在全球已經發展得非常成熟。英國的ZOPA、美國的Lending Club、Prosper 都是著名的P2P借貸平臺。

                (二)P2P網貸繁榮的背后:天使與魔鬼共存

                現代的P2P網貸模式其實最早起源于英國,2005年,全球第一家P2P平臺Zopa正式在倫敦上線。06年該模式被引入中國,07年中國第一家P2P平臺拍拍貸上線運營,但總體上那會還鮮有人涉足這個領域,直到2010年P2P模式才引起關注,并在2011年進入快速發展軌道,2013年更是到了野蠻生長的階段。2013年平均每天就有2到3家平臺上線,尤其下半年,其發展速度更是令人乍舌,相比2012年底不足100家的歷史,據統計,2013年底,整個P2P網貸行業已有超過800家網貸平臺,另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2013年網貸行業成交規模超過1000億元,比2012年增長5倍,更是2011年的20倍,出借人數超過20多萬人次。

                作為國內互聯網前沿陣地,深圳一直是全國P2P網貸平臺數量和注冊資金最多、成交額最大的城市,遠領先于上海、北京、廣州。中國平安旗下陸金所(總部位于上海)、小企業E家平臺(招商銀行的P2P平臺)、紅嶺創投、合拍在線、微貸網等各種P2P模式相繼出現。據來自深圳電商協會旗下的中國P2P網貸指數課題組的指數顯示,被納入中國P2P網貸指數的深圳P2P平臺共52家,占全國總數的18.57%;52家平臺注冊資本合計8億元,占全國網貸平臺總注冊資本的20.85%。截至2013年11月,深圳P2P網貸平臺總成交額為22.78億元,占全國P2P網貸總成交額的23.71%。2014年隨著互聯網金融的進一步升溫,相信這些數字都會被進一步被打破。

                P2P網貸之所以能在這兩年迎來井噴,一方面說明了中小微企業融資需求的存在,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大眾小額投資渠道的缺失。對于P2P平臺的借款人來說,他們往往缺乏有效擔保和抵押,而且貸款數額小、次數頻繁、個性化強,銀行一般不愿意花成本和精力去接納這部分業務;對于投資人來說,在股市不振,基金、銀行存款收益又太低的情況下,P2P平臺豐富了他們的投資理財渠道,哪怕要承擔較高風險,高收益還是讓他們趨之若鶩,蜂擁而上。

                P2P網貸在蓬勃發展,但“三無”(無門檻、無監管、無行業規則)特性讓這個行業的風險迅速積聚。由于平臺資質、運營管理、技術安全等原因爆發的風險案例頻頻發生,據有效統計,2013年共有超過70家的P2P網貸平臺或關門或跑路,“網贏天下”去年3月份成立,僅用了短短4個月時間就迅速積累7.9億元成交金額,但9月份,公司的發展就戛然而止,關門倒閉。馬年伊始,又有杭州國臨創投、深圳中貸信創、上海鋒逸信投等近10家P2P平臺集體崩盤。這里面,除了一部分是出于頭腦簡單、運營不善,平臺受擠兌資金鏈出現了問題,更有很大一部分是別有目的,披著P2P的外衣干些非法集資或龐氏騙局的勾當,簡單的建個網站買個系統,發一些收益率虛高的“秒標”之類迅速吸引資金,達到目的后就卷起褲腿跑路,令投資人血本無歸。這些偽P2P平臺,就像一鍋粥里面的老鼠屎,敗壞了整個行業的信譽名聲,攪渾了行業的池水,極大的影響了行業發展,這也是行業一直呼吁監管的原因。

                因此,目前P2P的快速發展具備雙面性,既有天使的美好也有魔鬼的丑惡,不僅需要群眾自我甄別,更需要監管的介入和行業的自律??傮w上,只要不偏離軌道,P2P網貸還是能有效彌補傳統金融機構覆蓋不到的借貸市場空白,促進中國金融體系的良性發展。

                (三)中國式P2P平臺的眾生相

                雖說P2P網貸模式起源于國外,但卻在國內發展得如火如荼,目前國內主要的P2P模式主要有純線上模式、線上線下結合模式和債權轉讓模式三種,下面筆者將通過具體案例分別進行簡單介紹。

                1、拍拍貸與紅嶺創投,踩在純線上模式的兩端

                純線上模式按有無擔保又可以分為兩種,典型案例分別為拍拍貸和紅嶺創投。

                拍拍貸的模式類似于或者說借鑒于美國P2P 網貸平臺Prosper,可以說是國內歐美色彩最濃的一家P2P公司,體現了最純粹的P2P借貸內涵,平臺只扮演中介服務角色,不提供擔保,只負責借貸信息的撮合,風險由出資方自己承擔。投資人和借款人全部來自于網絡,借款人通過平臺發布借款需求,投資人則在平臺上選擇合適的對象進行投資。平臺以收取手續費為主要的盈利方式。鑒于國內的信用環境不健全,為控制風險,拍拍貸通過各種手段對借款人進行征信,包括和全國十幾家權威的數據中心展開合作,考察借款人在網絡上的社交圈等等,利用這些對借款人的信用成本進行審核并對其違約成本和違約概率進行測算,給出安全的信用額度,提供給投資人作為評估風險的憑證。

                同樣是堅持線上開展業務,但深圳紅嶺創投首創了本息墊付模式,為平臺的VIP投資人提供借款逾期本息墊付,以安撫投資人的心。平臺通過收取手續費和VIP會員費為主要收入,并建立起類似風險準備金的模式以確保后期對投資人的本息保障。目前,這種本金或本息保障模式也是國內P2P平臺的主流模式,人人貸、有利網、宜信等都加入了這種模式,目的是給投資人信心,吸引和留住他們。但這種模式其實已經逐漸脫離了P2P網貸的本質,從中介方變成了投資方,不像一個互聯網平臺而更像一個金融機構,一旦風險和壞賬率控制不好,平臺倒閉風險極高。

                2、人人貸和有利網,中國特色的雙線結合模式

                線上線下相結合的P2P是極具中國特色的模式。該模式的客戶群一方面來源于線上,另一方面則是通過平臺設立的線下實體店或合作的第三方小貸公司去尋找、開發優質借款人,以便后面進行更好的線下風控和貸后管理。其典型代表是人人貸和有利網。為了更有效的規避信用風險,人人貸對客戶的資質評估方式既包括線上資料調取,也會采取當面的資料核實以及實地考察和調研。有利網則利用FICO評分體系對線下小貸公司推薦的借款人進行信用評級,進行二次審核。(注:FICO評分系統是世界大部分征信局衡量消費信貸風險的標準尺度,目前,在國內FICO評分服務于包括人民銀行在內的14家銀行)。這樣,通過雙重的審核機制,能夠更全面地保障投資者資金的安全性,降低平臺的壞賬率。

                3、宜信,披著P2P外衣的債權轉讓模式

                宜信是最受爭議的一種P2P模式,業內甚至都不承認它是一種P2P模式。如果說人人貸這種只是部分偏離了P2P發展的軌道,那宜信可以說已經完全脫軌了,因為其業務開展基本都在線下,而且采取的是債權轉讓模式。

                宜信債權轉讓模式的具體操作是宜信的高管先把錢借給貸款者,然后再把獲得的債權進行金額和時間上的拆分組合,打包成類固定收益的產品,最后通過銷售隊伍將其銷售給投資理財客戶。據了解,宜信擁有龐大的線下銷售人員,在全國各地幾十個城市都有分支機構,主要從事線下審核及業務推銷。和有利網一樣,宜信也同樣采用FICO信用評分系統制定信用評估和核查制度,通過信貸員隊伍去審核借款人,以保證信息可靠和貸款質量。與傳統的P2P自行配對不同,資金供需雙方的配對由宜信進行,客戶并不能選擇貸款的投向。宜信的這種模式很容易越過非法集資的法律紅線,在監管收緊的情況下,有可能面臨被取締的風險。

                二、P2P網貸的“中國變形記”:征信體系的缺失

                事實上,和國外的Zopa、Prosper和Lending Club相比,上述國內幾大P2P模式,除了拍拍貸由始至終都在堅持純線上的業務,其他各大主流平臺基本都已經脫離了P2P網貸的本質,即獨立的、提供撮合服務的純線上第三方中介平臺模式。轉而走向平臺成為投資人,介入交易,提供擔保,甚至通過線下開展業務,引入第三方尋找借貸人的模式,越來越像一個金融機構而不是互聯網平臺??梢哉f,P2P模式自從落戶中國后,就開始踏上變形的道路,由用戶的兩頭本來都應該是互聯網化的變成了一頭線上一頭線下,平臺遭遇扭曲。而這種扭曲的背后,其實是因為國內征信體系的缺失,信用違約成本極低。

                在國外,每個人都擁有一個信用評級公司FICO給出的評分,這個分數對個人辦理信用卡、房貸、車貸等涉及社會信用的行為直接產生影響,因此,國外的信用違約成本極高,Zopa、Prosper和Lending Club等能在國外快速且健康發展,其國家征信體系的完善功不可沒。

                我國的征信業起步晚,大約開始于上個世紀90年代,雖然發展了10多年,但受限于市場需求并且關注度太低,幾無太大進步,遠遠落后于發達國家。如今P2P、眾籌等互聯網金融的快速發展,需要時時查詢并接入相關的查詢機構,倒有望倒逼征信業快馬加鞭的發展。

                目前,國內能夠進行個人征信查詢的只有央行,但其覆蓋的人群,只針對擁有貸款類服務,即擁有信用卡、以及向金融機構有信貸記錄的個人。而且,央行的征信系統并不完全對外開放,企業要獲取其數據難度極大。其他擁有龐大個人數據(未必是信用數據,但有助于進行信用分析)的企業如阿里、京東、騰訊等,只能自給自足,也不會開發給其他人,并且信息碎片化比較嚴重,難以形成一個完整的數據分析體系。

                因此,完全借鑒國外P2P 網貸模式的幾乎很難生存,拍拍貸就是最好的例子,其團隊一度只剩下5個創始人,瀕臨倒閉。于是大部分平臺不得不摒棄單純的線上信用審批機制,而采取線下結合的方式進行征信,去分辨材料真假、判斷經營情況等等。更甚之,一些P2P平臺采用風險資金池的方式逐漸介入平臺交易之中,于是,具備中國特色的本金(甚至本息)擔保機制也應運而生。這些加入自身信用的P2P平臺,盈利模式由原先收取中介費變成有風險的擔保收入,實際上成為了擔保公司,公司的盈虧取決于壞賬率和擔保收入。另外,大部分主流P2P平臺的主要業務都是在線下,通過合作的小貸公司去尋找借款人,和平臺發生直接關系的反而成為了小貸公司而不是借款人,P2P公司沒有成為中介渠道而是淪為一個融資平臺。P2P網貸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逐步被扭曲,越來越像一個傳統金融機構而不是一個互聯網平臺。

                因此,未來隨著監管的介入和征信業的發展,P2P行業將會迎來一場更新迭代,大部分“偽P2P平臺”將會遭遇發展阻力并被市場拋棄。

                三、誰在乎P2P網貸的發展?淡定的互聯網巨頭與亢奮的小貸金融體系

                雖說P2P網貸存在高風險、且爭議頗多,但這種模式已經得到首肯,前景看起來十分樂觀。資本也開始拋來橄欖枝,國外有谷歌1.25億美元投資Lending Club,國內P2P平臺也不斷傳來融資消息,有利網、愛投資、點融網等都在去年下半年完成了融資,人人貸更是在2014年年初宣布獲得1.3億美元的巨額投資,近日,又傳出積木盒子獲得千萬美元的融資,另外,拍拍貸據傳也獲得了數額不小的融資金額。資本的青睞對P2P行業來說無異于火上加油,同時也說明了大家對行業前景的看好。

                但有一個現象是值得玩味的,在互聯網金融其他領域打得火熱的互聯網三巨頭BAT(百度、阿里、騰訊),甚至京東、蘇寧等,無一例外集體缺席這看似喧囂的盛宴。反而是那些民間小貸公司、信托企業、銀行等金融系對這個領域表現了極大的熱情。

                除了政策不明朗等原因之外,筆者認為這種反差主要是P2P這種模式目前偏金融屬性而不是互聯網屬性,而且游離于他們的體系之外,并不利于其業務整合,而且就算后期P2P模式成熟了,他們也可以通過收購或者入股等方式進行投資,谷歌入股Lending Club就是很好的例子,所以他們并不急于介入這個行業。相反,異化后的中國P2P模式對民間貸款公司、信托企業、銀行系統等的影響是最直接的,哪怕風險集聚,但利大于弊,所以他們更急于擁抱這個行業。

                民間小貸公司、信托企業一直處于政府的嚴格監管之下,P2P的興起則給了他們一次解脫束縛的機會,因此許多企業紛紛借殼上線,搖身一變成為P2P平臺,名正言順的跳出監管開展業務。

                銀行們也開始打著自己的算盤,嘗試開展P2P業務,中國平安在上海開了個陸金所,其資金托管方為平安銀行,招行銀行去年9月份悄然上線了與P2P平臺設計非常類似“e+穩健融資項目”,雖然一度被叫停,但今年2月份,稍加變動后,“小企業e家投融資業務”又再度上線。

                鑒于中國的特殊情況,比如目前征信體系不完善、監管沒有介入等,線下的市場中小微企業反而成為P2P平臺、小貸公司、銀行爭奪的對象,原本的申貸“弱勢群體”反而成為了市場的香餑餑。由于P2P平臺的介入,貸款市場有可能會出現逐級下沉的局面,比如,中國銀行、中國農業銀行等傳統四大銀行的覆蓋面會由大企業延伸到中型企業;股份制銀行如招商銀行等,會由中型企業下沉到小型企業;郵儲銀行等則會開始服務于微型企業。因此,未來,傳統金融機構與P2P平臺(其實很多是民間小貸公司)在小貸領域的競爭將會更加激烈,甚至慘烈。

                筆者認為,哪怕監管不介入,傳統金融機構在對付這些“金融P2P平臺”時也毫無壓力,因為無論是資金沉淀還是風控能力,兩者都不是一個級別,但對于那些真正的“互聯網P2P平臺”,一旦其模式發展成熟,依靠互聯網平臺特性,將會輕易碾碎傳統小貸金融體系。而且,后面并不能排除騰訊、阿里、百度、京東等會加入這一戰局,那會才是傳統金融機構恐慌的時候。

                四、洗牌在即,P2P路在何方:向左是金融機構,向右是互聯網平臺

                進入2014年,大家都在關注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是否會提速。甚至有業內人士認為,2014年將是互聯網金融監管元年。除了去年給P2P網貸劃了幾條法律“紅線”,央行副行長劉士余今年1月16日又表示需謹慎提防互聯網金融的三大風險,但他同時又表示互聯網金融是創新的產物,不會一刀切,將采取包容的監管態度。據了解,由于爭議較大,互聯網金融監管的具體細則未有實質性的突破,近期恐難以順利出臺。

                但無論監管落地是否落地,筆者認為,通過一年的市場教育,P2P行業都將迎來一個新階段。如果監管落地,P2P行業按一定方向進行加速升級重塑;如果監管不落地,P2P行業也將迎來一輪洗牌,這是行業發展到一定階段自身的更新迭代需要,只是速度相對平緩而已。

                在經歷“變形記”之后,雖然模式各不相同,但筆者認為P2P 網貸的發展方向只有兩個:一個是純線上,堅持互聯網中介平臺性質,不做線下不提供擔保,只起信息撮合作用;另一條是線上線下相結合,網絡平臺淪為一種工具或者一個端口,業務通過線下開展。前者是往互聯網方向發展,后者則是往金融方向發展。當線下越來越重,線上越來越輕的時候,P2P平臺的屬性更傾向于一家金融服務機構而不是互聯網平臺;反之,其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P2P網貸平臺。

                作為一種創新的網絡融資模式,P2P的本質應該是脫媒、去中介化、讓渠道扁平化,但目前國內的主流P2P平臺,無論是陸金所、紅嶺創投、人人貸等,已經跳出了互聯網金融的范疇,也不具備互聯網平臺的特性,而更像是一種創新了的“影子銀行”,不僅提供擔保,也通過線下開展小貸業務,互聯網成為一種鉆政策空子的工具或者業務端口。

                另外,這些P2P平臺,無一例外都將自己的信用加入其中,通過收取投資人一定的費用,形成了“風險準備金”模式,例如設置了出資人的保本或者保息條款等,這種模式早已脫離了P2P的本質,把本來作為一個互聯網平臺收取手續費、中介費的無風險收入變成了擔保性的風險收入,平臺不再是一個獨立、中立的第三方,而是直接介入了交易之中,成為金融服務方,其承受的風險也跟傳統金融機構一樣,取決于平臺的風控能力和壞賬率,給平臺的生存帶來極大不確定性。這類平臺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將只是提前運用了互聯網手段進行創新的小貸公司或擔保公司,雖然目前看起來勢頭不錯,但隨著真正的P2P網貸平臺的崛起,這類偽平臺將會被遺棄。

                P2P除了上述的“金融”路線,另外一條堅持純線上的才是真正的互聯網平臺方向。與這些更像金融機構的P2P平臺相比,純線上業務更好的發揮了互聯網思維,也更能體現普惠金融的特性。目前,國內這種模式堅持得比較好的只有拍拍貸一家,當然,迫于國內的特殊情況,他們也稍微有所變異,但整體還是保持了平臺作為中介,只收取手續費和中介費的商業模式。

                雖然目前看來,拍拍貸的模式難以快速壯大,但其無需擔心監管介入帶來的風險,而且隨著國內征信業的發展和信用環境的改善,這種模式更有利于搶占先機,形成真正的互聯網平臺,在后期發揮互聯網的馬太效應成為行業巨頭。

                2014年,面臨行業洗牌和更新迭代,P2P網貸平臺將面臨向左還是向右的選擇,而且是至關重要的選擇。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