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聯網金融/ 周展宏:現在為互聯網金融喊冤太早了

                周展宏:現在為互聯網金融喊冤太早了

                發布時間:2014-03-17 分類:行業資訊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訊)3月14日,一則央行叫停網絡信用卡和線下掃碼支付的新聞引起軒然大波,給當下火熱的互聯網金融迎頭潑了一盤冷水,騰訊(0700.HK)股價應聲下跌了4.1%,與騰訊和阿里合作推網絡信用卡的中信銀行(601998.SH)則一度下跌9%,隨即被緊急停牌。

                坊間立刻有傳聞這是央行為了維護傳統金融業的利益,更有好事者直言,銀聯是央行此舉的幕后推手。能力圈(微信號AbilityCircle)一向不好陰謀論這一口,而此次我一向比較敬重的中金公司也加入了陰謀論的行列,真是令我大跌眼鏡。我仔細閱讀了央行文件及其對媒體的回應,發現央行其實真沒有媒體說的那么陰險,更重要的是,我判斷騰訊和阿里推出的這兩項創新型業務有很高的概率不會就此胎死腹中,也就是說他日獲得央行放行的可能性很高。


                央行視角

                央行下發的文件說,線下條碼(二維碼)支付突破了傳統受理終端的業務模式,其風險控制水平直接關系到客戶的信息安全與資金安全(順便說一句,大量關于此事的文章中將“受理終端”寫成了“手藝終端”,真是蘿卜快了不洗泥,度娘都沒見過“手藝終端”這個詞!)。虛擬信用卡突破了現有信用卡業務模式,在落實客戶身份識別義務、保障客戶信息安全等方面尚待進一步研究。

                因此,央行的叫停的原因很明顯,即認為這兩項業務對于用戶而言存在安全隱患。我以“二維碼詐騙”為關鍵詞在百度上搜索,找到了318萬個結果。由此看來,央行叫停線下條碼支付似乎也合情合理。而虛擬信用卡辦理僅僅通過網絡辦法,央行認為存在“沒有落實客戶身份識別”也可以理解。

                至于兩個業務都涉及的用戶信息安全,也即隱私,我個人認為確實是互聯網金融需要特別監管的地方,因此,央行此次提出也值得互聯公司在進行金融創新時引起足夠的重視。我相信,隨著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中國監管部門會發展出一套合適的對用戶信息安全的監管辦法,而這也不應僅僅針對互聯網金融,也應當包括對傳統的金融機構。我甚至認為目前的中國社會總體上對個人隱私保護都不夠,應當加強監管——這與要求公眾人物對社會公眾相對透明并不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支付結算司有關官員在隨后對媒體的回應中,特別強調不是“叫?!笔恰皶和!?,央行需要搞清楚這兩項創新的互聯網金融業務,更坦言,央行此前對支付寶騰訊此次面向公眾發網絡虛擬信用卡一事毫不知情,是看到媒體報告才知道的。還記得我在兩篇關于互聯網金融的文章說過嗎?金融業是管制最嚴的行業,居然會發生兩個全新的產品沒有報備監管部門的事件,這就好比家里突然多了兩口人吃飯,一家之主卻不知道這兩個人的來路,不被“暫定”才怪呢!

                據報道,央行已要求支付寶公司在3月31號之前將“有關產品詳細介紹、管理制度、操作流程、機構合作情況及利潤分配機制、客戶權益保障機制、應急處置等內容”書面報告給屬地監管銀行。

                綜合上述信息,我們可知,阿里和騰訊這兩個創新產品并不是已經報到央行,然后在3月13日下午被“槍斃”掉了,而是根本就沒有到央行的審判桌上審理。而接下來,產品信息收集上來了,顯然會進行審理,我預計4月或者5月份才會有個明確的結果。因此,現在媒體就大聲為互聯網金融、金融創新喊冤有點太早了!


                有那么不安全嗎?

                從阿里騰訊的角度看,央行此次暫停兩項業務確實被搞得有點措手不及。實際上,兩家公司的虛擬信用卡業務都是與中信銀行和眾安保險聯合推出的產品,在設計產品的時候,兩家公司應該都還沒有拿到民營銀行試點的機會,我想它們一定把與央行溝通的這個重任托付給了中信銀行,而中信銀行顯然沒有料到央行會對自己發個小小的虛擬信用卡就大動干戈。

                不過,沒有關系,央行仍然給了一個解釋的機會,不是嗎?

                那么,好,讓我們來分析下被暫停的這兩項業務究竟有什么風險。

                首先來看線下條碼支付。央行說與傳統受理終端不同了,因此產生了風險。掃碼支付在我看來,就四個步驟:第一,手機掃碼;第二,調用第三方支付或者銀行的后臺數據;第三,反饋到手機終端,顯示支付金額,輸入支付密碼;第四,反饋到后臺進行支付結算。這里面后面三個步驟與傳統的PC支付是一樣,也就是說沒有問題,是監管許可的范圍,只是手機掃碼這個環節是全新的。事實上,我們用微信支付打車費,用手機支付寶購物都是被監管機構允許的,為什么一用手機掃碼支付就被制止了呢?就我從網上搜索的資料能夠看一點端倪,原來二維碼詐騙主要還是通過二維碼中所攜帶的病毒來實施的,怪不監管者對此比較警惕。但是說到病毒詐騙,這個風險在在PC機上支付也同樣存在。因此,互聯網企業要做的事是提供數據說明,手機掃二維被詐騙的風險比原來的PC支付增高了還是降低了,如果增高了,增高了多少?有沒有備選的改進方案?


                接下來,我們來看網絡信用卡。確實,網絡信用卡與之前銀行辦理信用卡的流程不同了,它不需要人到現場去操作,也不需要收入證明之類的文件。不過,我覺得騰訊和阿里其實掌握了中國大量個人用戶的信息(均是以億計的),如果發卡行真的能夠與這兩家公司的后臺數據無縫對接,也許真能走出與傳統銀行發卡不一樣的一個征信體系,再說,兩家公司都可以從非常低的信用額度開始,讓用戶慢慢積累自己的信用記錄。說白了,兩家互聯網公司發的信用卡一開始可能定位的還是?絲市場,不過,這個定位我很欣賞,因為它又彌補了我們傳統金融機構覆蓋不到人群,這恰恰符合普惠金融的理念,讓金融為社會所有階層和群體提供服務。

                至于個人金融信息安全,我想監管機構對傳統的銀行自有相應的要求,讓參與金融創新的互聯網公司也遵守唄。如果有一些特殊的地方,大家坐下來協商,總歸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總之,我對這央行放行這兩項金融創新業務比較樂觀,尤其是網絡信用卡業務,大不了要求發卡人兜底所有剩余風險唄——從兩家公司都引入保險公司作為合作方來看,應該是對此有所準備。


                中國正處在互聯網金融的最前沿

                不夸張地講,中國現在正處在互聯網金融創新的最前沿。原因不僅僅在于中國優秀互聯網公司是經過殘酷的市場競爭最終勝出的,它們的創新動力無限,更在于中國長久的金融管制導致了大量的金融需求沒有得到很好的滿足,比如余額寶就是滿足了存款不足5萬元的人群的理財需求——憑什么這些人的錢就應該拿更低的利息呢?

                而隨著中國金融業的開放,互聯網金融、其他金融創新不斷涌現,有望改變原來的金融業的狀況,而對傳統金融機構的沖擊也在所難免。因此,傳統金融機構真的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應對。


                與此同時,市場源源不斷的創新沖動也給監管者提出了挑戰。事實上,自從互聯網企業開始做金融,就從原金融機構和監管部門挖了不少人才;而將來,為了提高監管能力,監管機構也可以從互聯網企業聘請人才。

                最后,金融業是一個高風險行業,而金融監管機構又是特別害怕風險的,對此,進入這個行業的無論是互聯網公司還是其他民營企業,都應該有足夠的風險認知和接受高強度監管的心理準備。




                品途網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