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聯網金融/ 互聯網金融成功“逆襲”引質疑 需四方向規范發展?

                互聯網金融成功“逆襲”引質疑 需四方向規范發展?

                發布時間:2014-03-15 分類:行業資訊

                盡管打造國內首張網絡信用卡的計劃被央行緊急暫停,但是,從此前的“紅包大戰”,到后來的手機打車軟件之爭,阿里巴巴和騰訊這兩大互聯網巨頭之間持續的龍爭虎斗,已經展示了互聯網金融創新的巨大威力。


                自2013年下半年以來,以余額寶、微信理財等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創新浪潮迭起,給傳統金融業造成沖擊。不僅逼迫傳統銀行照葫蘆畫瓢、紛紛推出“T+0到賬貨幣基金”以期挽回頹勢,而且讓各方期待許久的利率市場化進程得以加速推進。


                對此,有不少專家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互聯網金融的成功“逆襲”,充分證明了創新對于行業發展的巨大價值。同時,專家們也強調,作為新生事物,互聯網金融風光背后亦隱藏風險,因此監管機構要在維持企業創新積極性的同時,加強監管,保障其健康發展。


                不會造成貸款利率顯著上升

                當以余額寶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產品呈現出“火箭式”的發展之勢,對其質疑之聲也隨之而來。這其中,有關余額寶造成銀行攬儲成本上升,進而引發銀行提高貸款利率、全社會融資成本上升、威脅國家經濟安全的觀點頗為引人關注。


                對此,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陳穎分析稱,銀行會不會抬高貸款利率,關鍵是看其攬儲成本提升的規模有多大,對銀行會有多大的影響。按照往年規律,貨幣基金全年的平均收益率一般在3%、4%左右,按照4%的平均收益率,若未來貨幣基金整體規模達到3萬億元,銀行系統提升的成本(或損失的利息)約1000億元,如果規模達到6萬億元,成本也在2000億元左右。數據顯示,2013年我國銀行業全年的凈利潤達到1.42萬億元,未來幾年即使成本上升1000億元左右,占總利潤的比例也不足10%,銀行系統完全可以消化。


                也有受訪者認為,正確看待互聯網金融帶來的資金成本上升問題,一定要明確資金的最終使用對象。目前,國有大型銀行資金充裕,是現有金融體系的既得利益者——在資金緊缺時,國有大行通過把閑置資金拆借給中小銀行獲利,從同業拆借利率可以看到,中小銀行從國有大行借錢的成本其實并不低。在互聯網金融介入后,活期存款變身協議存款一般存入了股份制銀行(因為大銀行不缺錢,利息低),國有大行是資金凈流出者。大量活期存款從國有銀行流出,并直接以協議存款的形式存入中小銀行,中小銀行的資金成本盡管也很高,只是把原來給大銀行的利息給了儲戶。對中小銀行而言,無論是從大銀行拆借資金還是從貨幣基金獲得協議存款,其資金成本都很高,并不會因為貨幣基金的介入就變得更高,反而因為有了競爭,成本可能會降低。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認為,國內貨幣市場基金規模相對較小,無法“嚴重干擾利率市場”。余額寶連接的是天弘增利寶貨幣市場基金。截至2014年1月末,整個中國貨幣市場基金總規模為9532億元,與47.9萬億元居民存款、103.4萬億元人民幣存款總額相比仍然非常小,與居民存款余額之比為2.0%,與全部人民幣存款余額之比為0.9%。即使與總規模約10萬億元的銀行理財產品相比,貨幣市場基金也不到其總規模的十分之一。


                阿里小微金融服務集團首席戰略官舒明也表示,余額寶是市場利率的跟隨者,而不是決定者。根據《貨幣市場基金管理暫行規定》,貨幣市場基金的投資標的主要是現金,一年以內的銀行定期存款、大額存單,期限在397天以內的債券,期限在一年以內的債券回購,期限在一年以內的央行票據。目前銀行間市場的參與主體包括銀行、基金公司、保險公司、證券公司、財務公司、汽車金融公司等,其中基金公司作為市場的參與方之一,規模也較小,而貨幣市場基金作為基金公司中的一種,規模就更小了,很難從整體上影響市場利率水平。


                擠兌風險基本可控

                外界對于余額寶等互聯網金融創新產品的另一個擔憂是,大規模贖回造成的流動性風險。

                中國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就擔心,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對于金融體系的影響有很多負面性。他認為,互聯網金融把支付和貨幣基金結合起來,用戶隨時可以贖回資金,而貨幣基金投資的協議存款卻是有期限約束的。這種期限錯配很容易產生流動性風險,一旦貨幣基金的備付金不足,很容易出現問題,甚至遭到擠兌。


                對此,記者2014年1月底曾在余額寶后臺運行現場目睹了相關資金流向:1月29日上午9時50分,余額寶三日凈申購資金226億元,另有10億元資產到期,流動資金總額236億元。結算平臺顯示,其中223億元資金的去向是“銀行協議存款”,以6月底到期的協議存款形式分散存于國內信用排名最靠前的12家國有商業銀行,沒有資金用于購買國債。系統顯示剩余的13億元資金留存于中信銀行活期賬戶,這部分資金被加入到備付金中,備付金總額上升到630億元。


                假如贖回金額較大,流動性不足。預案會先啟動200億元規模的備付金,假如仍然不足,則繼續啟用剩余430億元規模的應急資金。目前應急資金還沒有啟用過。假如發生擠兌,也不會影響用戶利益。此外,天弘基金與銀行的協議存款合同中包含“可提前支取而不損失收益”格式條款,這意味著一旦出現集體撤資,余額寶可以不受存款期限的限制,銀行需無條件向其撥轉本金和利息,用于即時提現。

                四個方向規范發展


                應如何看待互聯網金融創新對一國經濟產生的影響?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認為,判斷一個金融產品要從三個層面:是否符合經濟規律和投資規律,是否合規合法,是否有助于降低市場交易成本。


                他談到,首先,互聯網金融作為一種創新產品,顯著降低了交易成本,擴大了參與對象。其次,互聯網金融的本質是互聯網化的貨幣基金,余額寶背后的天弘基金并未做違背現行法律的事情,完全合規合法,如果認為它搶了銀行的存款就要關停,那么市場上的貨幣基金也要關停。第三,判斷余額寶對金融體系穩定性的影響,要看貸款利率高的根源。貸款利率是市場供求決定的?,F階段,我國貸款利率高企,是因為很多房地產公司、政府投資項目對貸款利率不敏感,推升了市場的貸款價格。


                因此,多位受訪者認為,在余額寶等互聯網金融創新產品的正面效應已經開始顯現、負面效應尚難有定論的情況下,切不可簡單“封殺”了之。而是應該保持密切關注、謹慎支持。


                他們同時強調,由于隱含風險,面對互聯網金融創新呈燎原之勢及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監管機構對互聯網金融的新形態、新產品,在保障市場創新環境同時,也應敦促企業規范市場行為。


                其一,一些基本合規要求仍須“警鐘長鳴”。比如余額寶剛面世時,證監會曾公開指出其部分基金銷售支付違反了證券投資基金管理的有關規定;人民銀行金融消費權益保護局局長焦瑾璞也曾表示,余額寶“風險提示不足”,而諸如網絡安全、賬戶保密等“淺層”但卻“基礎性”的工作則更須加強。


                此外有專家指出,互聯網信息傳播迅速,一旦有與網民資金安全相關的“風吹草動”引發恐慌,相應的信息澄清發布、緊急處置程序將備受考驗。


                其二,密切關注P2P模式風險。阿里小微金融研究院院長陳達偉認為,目前涉及到信用的互聯網金融業務在風險控制上更加敏感,比如P2P業務(即個人通過第三方平臺在收取一定費用的前提下向其他個人提供小額借貸的金融模式)本身有壞賬風險,其負面效應易放大延伸至互聯網金融。

                郭田勇認為,目前互聯網金融的有些產品和方式,和民間放高利貸的沒有本質區別,監管部門并非需要專門區分是否是互聯網金融,建議進行合理分類、綜合監管。


                其三,貨幣基金的流動性管理不可放松警惕。海通證券研究報告稱,一旦余額寶類產品發展到一定的體量,流動性管理壓力會明顯加劇。由于互聯網金融產品承諾用戶可隨時消費,但其關聯的貨幣基金每日收盤后才能進行結算。達到一定規模后,這些產品終端必須保留較大規模的備付資金,但這就會對貨幣基金流動性產生影響。而一旦遇到節假日等網民集中大量消費時,壓力會尤為巨大。


                最后,移動支付安全方面的相關立法工作亟待加強。阿里巴巴集團首席安全顧問余偉民提出,目前制作、販賣木馬已經形成了產業鏈,建議對大數據保護立法,對竊取數據的行為進行嚴懲。



                來源:中國新聞網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