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險系統/ 華鑫信托20年期產品半年清盤虧近四成 投資者欲上訴

                華鑫信托20年期產品半年清盤虧近四成 投資者欲上訴

                發布時間:2014-03-14 分類:行業資訊

                信托違約維權事件近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西安投資者楊女士向《經濟參考報》記者反映,她購買的期限為20年的華鑫信托·達融1期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下簡稱“達融1期”)半年不到就清盤,虧損高達近四成。在一審敗訴后,楊女士將上訴,控告華鑫信托在“特別交易權”行使等合同約定方面的違法違規行為。相關法律人士表示,該合同中部分條款的約定確實對投資者不利,當事雙方的權利和義務約定明顯不對等。


                投資者不服判決欲上訴

                2011年6月21日,華鑫國際信托有限公司發起設立達融1期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信托計劃說明書顯示,該信托產品管理機構為華鑫國際信托有限公司,投資經理為吳國平,信托期限20年。信托資金主要是受托人根據信托文件的約定將信托財產用于設立并運營有限合伙企業。通過有限合伙企業投資于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公開掛牌交易的投資產品。

                2011年6月,一直在股市上做投資的楊女士,鑒于對知名陽光私募基金經理吳國平的信任,購買了達融1期的信托產品。然而,信托產品運營不到半年便以突破70%止損線清盤。楊女士認為,之所以自己購買的信托產品出現如此大的損失,是因為受托人華鑫信托及達融公司的操作違反信托合同的相關條款造成。為此,楊女士2013年把華鑫信托告上北京市西城區法院,訴求全部的損失。

                楊女士認為,依據合同約定,信托資金總金額實際僅為4310萬元,故本信托計劃應為不成立。據楊女士提供的信托計劃合同書顯示,在推介期內,當滿足如下條件時,受托人有權宣布計劃成立:(1)本計劃發行的全部有效信托合同份數不少于2份;(2)信托資金總額不低于5000萬元。此外,如果信托資金總額低于5000萬元,受托人有權宣布本計劃設立失敗。

                2013年12月16日,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判決楊女士敗訴。駁回楊女士的訴訟請求,并且案件受理費10460元由楊女士負擔。法院認為,如果信托資金總額低于5000萬元,受托人有權宣布本計劃設立失敗。該約定條款使用“有權”字樣,系權利性條款并非義務性條款,亦非強制性條款,即華鑫國際公司在信托資金總額低于5000萬元情形下,可以選擇宣布信托計劃失敗,也可以不宣布信托計劃失敗。

                法院還認為,除此之外,華鑫國際公司還在其網站上公示了信托計劃成立的時間,并于2011年7月14日登出《第二季度管理報告》,公示了推介期內涉訴信托計劃募集信托資金為4310萬元。楊女士在庭審中認可其經常在華鑫國際公司網站上瀏覽查找相關信息,故其對網站上相關公示內容應當知曉。其在信托計劃終止前,從未就此向華鑫國際公司提出過異議,故應視為其認可相關事實。

                3月12日,楊女士向《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對于北京市西城區法院的判決不服,已向北京市二中院上訴。鑒于目前的環境和費用等方面的考慮,暫保留經濟賠償的權利,只要求二中院給予先前判決的糾正,并要求廣東達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達融公司”,現已改名為廣東煜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國平在媒體上公告,承認自己違法和敗訴。


                合同部分條款或不對等

                據華鑫信托與投資者簽署的合同書顯示,在信托計劃項下,達融公司在信托計劃成立時認購不低于100萬份的信托單位,增持至本信托計劃的信托單位總份額的10%,并持續持有信托單位份額不低于本信托計劃信托單位總份數的10%直至信托計劃終止。同時標注達融公司是本計劃委托人之一。

                對此,楊女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直言,之所以買這個產品,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看到這個條款。想到吳國平本人也要認購500萬元的產品。這樣,作為基金管理人一定會盡心盡力地來打理。沒想到自始至終,吳國平僅認購了不到110萬元的產品,還不如自己買的多?,F在感覺,這就像一個托兒。

                華鑫信托方面稱,事實上,達融公司已經按照約定增持信托單位,只是因為信托計劃提前終止沒有增持到10%。華鑫信托與達融公司之間有關信托的約定是由雙方之間的合同關系決定的,楊女士無權主張他人合同關系項下的權利義務關系。楊女士所稱的損失與該條約定沒有因果關系。

                楊女士表示,華鑫信托不管是上述對信托資金總額不低于5000萬元門檻的說辭,還是達融公司持續持有信托單位份額不低于總份數的10%的解釋都站不住腳。因為她認為我國《合同法》規定,合同內容應該具體確定。當發生歧義時,人民法院應該做出不利于起草方的判決。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一條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格式條款和非格式條款不一致的,應當采用非格式條款。

                對此,大成律師事務所相關法律人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從合同來看,確實部分條款的約定對投資者不利,當事雙方的權利和義務約定明顯不對等。按初審法院判決書的解釋,信托產品5000萬元成立門檻的設定意義基本不大。因為達不達到這個門檻,受托人都可以決定信托計劃發行成功或失敗。至于投資者基于對某些明星經理的信任而購買某款投資產品,只能算道德層面,而非法律層面。除非在合同里進一步明確該明星經理認購產品的具體時點和具體認購比例。

                “操盤少帥”半年不到虧近四成

                華鑫信托2011年12月31日在其官方網站發布達融1期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清算報告。報告稱,在運營期間,信托計劃按合同的約定進行了積極的投資,根據信托合同約定,本計劃于2011年12月19日提前終止。報告顯示,截至2011年12月19日,該計劃信托資產凈值為0.6162元,信托期間累計收益率為-38.38%。至此,信托期限設為20年的達融1期在運營不到半年的時間里,以虧損近四成之多清盤。

                資料顯示,達融1期募集的資金,主要由被業界稱為“少帥操盤手”、高二即入市的陽光私募基金經理吳國平來打理。對此,楊女士坦言,之所以把近幾年來在股市上的收益全部用來買達融1期,就是先前看過吳國平關于投資方面的書?!巴顿Y有風險,這個自己自然明白,之所以走訴求道路,就是因為受托方華鑫信托及達融公司有違規行為?!?

                除上述的產品總額低于5000萬元不應該成立外,楊女士還透露,在“特別交易權”行使方面,托管方也存在違規。楊女士認為,華鑫信托提供的信托資金凈值公告顯示,2011年12月9日凈值0.7016元,按照《信托合同》約定,12月12日交易日開盤大跌使得估值遠低于0.7元清盤線時應觸發特別交易權,應該持續賣出,但華鑫信托在12月13日還在買入。故受托人未盡到監管義務。受托人應賠償其違約及監管不當而給委托人造成的全部損失。

                據楊女士提供的信托計劃書顯示,該信托產品凈值當初設了一個止損線即:開放日的信托單位累計凈值或信托單位參考凈值不高于0.7元(不含本數)時,無論未來證券市場走勢如何以及信托單位累計凈值能否恢復到0.7元(含本數)之上,受托人已經接受合伙企業委托,不需征求任何人的意見,對合伙企業持有的股票等有價證券全部予以清倉(賣出或贖回),未上市交易的新股,處于鎖定期的新股及停牌股票除外。該清倉操作是不可逆的,在所持全部證券賣出或贖回前不可停止。

                對此,華鑫信托在提供的材料里認為,華鑫信托在清倉時完全符合合同約定。凈值為每周公布一次,僅有權于信托存續期間的每月20日公布信托單位的凈值,或每周最后一個交易日的信托單位參考凈值低于0.70元時行使特別交易權。

                華鑫信托表示,2011年12月9日是周五,此時信托單位參考凈值為0.7016元,不符合清倉條件。2011年12月12日、2011年12月13日進行證券交易沒有違反合同約定。2011年12月16日是周五,即信托單位參考凈值估值日,當日參考凈值為0.6170元,低于0.7元,為保障受益人的利益,才進行清倉并終止信托計劃。

                對于達融1期半年不到虧損近四成的原因,《經濟參考報》記者一直都無法聯系上吳國平。不過,吳國平在其東方財富網的個人微博里坦言,“市場做多或做空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哪一方利益最大化,市場玩的就是概率,有屬于自己的"贏利系統"就是讓自己贏面大點而已,多時候對了,對市場的研判對了,請別太驚訝,有能力的成分也有運氣的成分?!?


                來源:金牛理財網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