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聯網金融/ “剛性兌付”或侵蝕信托業

                “剛性兌付”或侵蝕信托業

                發布時間:2014-03-13 分類:行業資訊

                近日*ST超日(002506)發布公告稱,“11超日債”本期利息將無法于原定付息日2014年3月7日按期全額支付,僅能夠按期支付400萬元,而全部應付利息為8980萬元,成為國內第一例違約的公司債券。


                實際上,超日債違約掀起的震動不僅限于信用債,一直以來以剛性兌付守衛的信托業更是人人自危。最新的一例兌付風波是今年1月中誠信旗下30億元礦產信托。雖然當時業內翹盼此事將成為打破剛性兌付的首例,但最終還是以神秘方接手兜底而告一段落。


                “剛性兌付”儼然成了信托行業的一大不成文“鐵律”。


                所謂“剛性兌付”,就是指信托產品到期后,信托公司必須分配給投資者本金以及收益,當信托計劃出現不能如期兌付或兌付困難時,信托公司需要兜底處理。但我國并沒有哪項法律條文規定信托公司進行剛性兌付。


                不過,除非銷售方涉及誤導、欺詐,在理財投資的市場中,于法于理本來就應該堅持“買者自負”的原則,但如今為什么大家都在堅持“不管盈虧,反正要有人兜底”的游戲法則?


                這種游戲法則已成了信托行業的魔咒,甚至讓信托業將面臨“滅頂”的風險。中銀國際證券研究員程漫江判斷,從整體信托行業的角度來看,2013年4季度末信托公司凈資產總額為2555億,這就意味著如果2014年到期的4.4萬億信托資金的損失率達到5.8%,對這部分資產損失的剛性兌付將完全侵蝕信托公司的凈資產。


                所以業內一直希望能夠打破剛性兌付的堅冰。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吳曉靈說,如果國內金融產品全是剛性兌付,隱含擔保,沒有違約事件發生,那么中國永遠不可能有健康的金融市場。


                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商銀行原行長楊凱生表示,市場經濟下,“剛性兌付”預期必須打破,投資有風險,投資者要對自己的投資負責,產品的發行者,必須對自己的營銷行為和風險提示的水平負責。說有某某擔保的,政府兜底的,這些說法都構成違規。


                大規模的即將到期信托產品,正如達摩克利斯之劍。根據華寶證券的不完全統計,2014年全年將有2467只集合信托產品到期,到期規模達4555億元。其中,房地產信托到期數量為452只,到期規模為1316億元。


                “在經濟面臨改革與轉型的大背景下,信托到期規模的增加在較大程度上增加了信托違約事件的發生概率,雖然爆發系統性風險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不排除個別產品出現兌付的風險,隨著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煤炭、房地產等強周期行業面臨的行業風險會逐漸增加,信托貸款違約事件未來仍有可能發生?!庇靡嫘磐泄ぷ魇已芯繂T閔青華表示。


                “剛性兌付”原委

                所謂“剛性兌付”,就是信托產品到期后,信托公司必須分配給投資者本金以及收益,當信托計劃出現不能如期兌付或兌付困難時,信托公司需要兜底處理。我國并沒有哪項法律條文規定信托公司進行剛性兌付,這只是信托業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然而,“剛性兌付”明顯有違信托的相關法律法規。


                《信托公司管理辦法》第三十四條第三款規定,信托公司開展信托業務不得“承諾信托財產不受損失或者保證最低收益”,又如《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第八條規定信托公司推介信托計劃時,“不得以任何方式承諾信托資金不受損失,或者以任何方式承諾信托資金的最低收益”。


                業內人士稱,盡管違背了信托的法律法規。但是,監管層要求確保兌付的初衷是為了推動新業務,讓投資者消除疑慮,也是為了維護金融和社會穩定,防止因信托投資虧損誘發群體性事件。


                銀融理財信托研究員吳庸在一篇文中曾詳細描述了信托剛性兌付的來龍去脈。他說,2005年左右,在處理金新信托、慶泰信托、伊斯蘭信托等事件的基礎上,監管層逐漸形成了一種思路:對于出現問題的信托計劃,要求信托公司根據委托人初始出資金額而非投資結果確定最后的兌付金額。


                “彼時,監管層要求各信托公司不出現單個信托產品風險,實質上是要求‘確保到期資金的支付’,否則信托公司將會被叫停業務?!眳怯贡硎?,由于時值第五次整頓和第六次整頓之間,信托公司存量不多,信托牌照可謂一照難求,各信托公司為了保住業務,不得不重視兌付問題,剛性兌付由此開端。


                在其后的2010年隨著房地產信托的集中到期,由于對房地產的宏觀調控使得市場擔心房地產相關的信托是否能順利兌付。對此監管層多次下文,要求注意兌付問題,確保兌付。


                監管層的一系列文件“直接給投資者傳遞了一個信號:融資類的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和銀信理財合作產品沒有風險。而出于聲譽風險的考慮和監管要求,信托公司也愿意按照確保兌付的要求管理信托資產”,吳庸說,至此“剛性兌付”文化在信托業正式確立。


                而事實上,“剛性兌付”也一直是信托的主旋律。今年為大眾關注的最新兌付時間則是前文提到的中誠信托以及吉林信托。


                分析人士認為,結合近幾年信托風險事件的三種常規解決方法(信托公司剛性兌付、拍賣資產,第三方接盤,時間換空間、提前清盤),而最近爆發的信托事件仍極有可能通過時間換空間來解決,而資產盤活和重組方案選擇是解決時點的關鍵因素。


                信托業生死劫

                有了“剛性兌付”作為依靠,信托業近年來獲得了爆發式發展。中國信托業協會公布的2013年四季度末信托公司主要業務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四季度末,我國信托業資產總規模達到10.91萬億元,創歷史新高,與2012年的7.47萬億元相比,同比增長46%。


                而風險在不斷積累也是明顯不過的事實。2012年以來,幾乎每個月都有數起信托兌付危機事件,且發生兌付風險的信托項目主要集中在礦業信托和小型民企的房地產信托項目,而2014年被業內視為兌付高峰。


                根據上海交通大學中國金融研究院近期發布的《信托公司兌付風險評級報告》,如果未來一年內信托公司集合信托資產損失率達到5%,將有2家信托公司出現償付能力不足,并且將有14家信托公司出現流動性支付能力困難,償付與流動性支付的資金缺口將分別達到16億元和75億元。而當集合信托資金損失率達到20%時,將分別有30家和50家信托公司出現償付與流動性支付困難,對應的資金缺口分別達到667億和1156億。


                中銀國際證券研究員程漫江判斷說,從整體信托行業的角度來看,2013年4季度末信托公司凈資產總額為2555億,這就意味著如果2014年到期的4.4萬億信托資金的損失率達到5.8%,對這部分資產損失的剛性兌付將完全侵蝕信托公司的凈資產。

                “盡管2014年到期信托資產的損失率達到5%以上是小概率事件,但是這也從側面反映了當信用風險上升時,信托公司對信托產品的剛性兌付將難以為繼?!背搪f。


                而在另一方面,監管層也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并對此進行了防范。


                在1月6日的2014年全國銀行行業監管工作會議上,銀監會明確要求信托業務,要回歸信托主業,運用凈資本管理約束信貸類業務,不開展非標資金池業務,及時披露產品信息。


                “監管的此番表態,也延續了監管層規范資金池業務的一貫思路,在8號文基礎上強化監管態度,進一步規范非標業務的發展,避免資金錯配風險?!庇靡嫘磐泄ぷ魇已芯繂T閔青華說。


                國元證券分析師盧羽佳則表示,從長遠來看,在一個健全的金融體系中,信托資產的剛性兌付必將終結,這會鼓勵市場在未來加大對實際信貸質量和更合理風險定價的關注。但以目前局勢而言,允許信托違約可能引發骨牌式的效應。


                “信托集中到期將對償付帶來較大壓力,在信托企業杠桿過高而風險敞口較為集中的背景下,‘剛性兌付’難以維持?!敝秀y國際證券研究員程漫江判斷說。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