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貸系統/ 兌付危機 銀行與信托誰綁架了誰?

                兌付危機 銀行與信托誰綁架了誰?

                發布時間:2014-03-13 分類:行業資訊

                \" style=

                新年伊始,備受關注的中誠信托30億元信托產品兌付危機一事,最終以投資者折息保本而暫時平息。值得注意的是,在這過程中,工商銀行是否應該為此事負責,一度成為了輿論的焦點。

                雖然,在過往的同類事件中銀行一直強調,自己不應該承擔“剛性兌付”的責任,風險應該由投資者自行承擔。

                但是,在實際操作中,信托產品之所以受到投資者的認可,一方面是因為由銀行業金融機構代銷的信托產品,被投資者視為無風險的存款替代品,看重的是銀行信用;另一方面,部分銀行在推介產品時存在誤導銷售的行為。

                因此,一旦出現信托產品兌付危機,銀行自然脫離不了干系。事實上,在最近幾起信托業的金額巨大的兌付危機中就存在著廣泛的爭議,究竟銀行要不要負責兜底。

                剛性兌付所引起的種種問題已經引起了監管層的注意。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針對信托業“剛性兌付”問題表示,這種業界慣例“不是政策,而是普遍存在的現象”。他指出,由于信托業存在著較大風險,打破剛性規則會對局部的穩定造成一些影響,這也是人們關注和需要探討的課題。

                銀行僅負道義責任?

                2008年,監管部門出臺《關于加強信托公司房地產、證件業務監管有關問題的通知》。

                通知表示,“對集合信托項目和銀信合作信托項目,各銀監局應在項目到期前兩個月介入,督促信托公司做好兌付資金準備工作。對可能存在兌付風險的信托項目,應及時制定風險處置預案,并專項報告銀監會”。這被視作“剛性兌付”成為業內普遍規則的標志性事件。

                此前,當有信托計劃出現兌付危機時,幾乎是由信托公司全額兜底處理。

                而最近一些兌付危機事件中,由于金額巨大且在當初的銷售過程中銀行起了重要推手的作用,投資者自然而然地把銀行當作兜底的對象。然而,銀行卻強調,自己不應該承擔“剛性兌付”的責任,風險應該由投資者自行承擔。

                因為根據《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規定,信托公司可以委托商業銀行代為向合格投資者推介信托計劃,但商業銀行不承擔信托計劃的投資風險。

                2008年在中國銀監會下發的《銀行與信托公司業務合作指引》。

                通知中也明確表示,信托公司委托銀行代為推介信托計劃的,信托公司應當向銀行提供完整的信托文件,并對銀行推介人員開展推介培訓;銀行應向合格投資者推介,推介內容不應超出信托文件的約定,不得夸大宣傳,并充分揭示信托計劃的風險,提示信托投資風險自擔原則。

                但不可忽視的是,部分銀行在推介產品時,存在誤導投資者的行為。

                年初,銀率網曾發布《360°銀行評測報告》,調查了超過兩萬名受訪者后,在其2013年度報告指出, 近半數消費者曾在過去一年內遭遇過銀行誤導, 72%的受訪者遇到過不同程度的理財產品銷售誤導。

                另外,也有業內人士表示,之前,部分信托公司在經營思路上比較激進,在項目審核上,有“銀行敢銷我就敢做”的思路,尤其有的項目本身就是通過銀行介紹,展業、銷售都不是由信托公司完成,從表面上看,信托公司只是起“通道作用”,這種思路更為明顯。

                “道義上信托公司和銀行該承擔多大的責任仍然懸而未決?!比A寶證券相關分析師表示。

                “實際上,如果代銷過程中,由于銀行存在失職而導致投資者損失或者無法兌付,或者以“剛性兌付”為誘餌穩定投資者,銀行承擔主要責任無可厚非?!币晃蝗谭治鰩煂r代周報記者表示。

                但上述分析師也同時強調,“但兜底并非未沒有底線,投資者需要有風險的鑒別能力。要打破‘剛性兌付’,整個代銷的機制也必須公開透明?!?

                銀信合作惹的禍?

                信托業的增長,從2007年“新兩規”頒布后開始駛入快車道。

                2006年,信托資產為3361.51億元;到了2012年底,信托業受托管理的信托資產為7.47萬億元,超過保險業,一舉坐上金融業第二把交椅。

                2013 年三季度信托資產規模首次突破10萬億;而截止去年末,我國信托業67 家公司的資產規模已接近10.91萬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幅高達46%。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2013年度信托公司全行業利潤總額568.6億元人民幣,營業利潤率高達68%。

                業內人士認為,之所以信托業資產規模能夠實現高速增長,銀信合作是其主要推動力。2010年以前,信托業資產規模的增長主要依靠銀信合作的推動,從2008年底到2010年6月,銀信合作規模從0.87萬億元激增至2萬億元。

                對各自利益的追求,成為銀行和信托“親密關系”的粘合劑。

                對于信托公司而言,依靠銀行資源,能夠以很低的成本賺取通道費,既獲得渠道資源又積累了業務資源,資產規模得以進一步擴大。

                而對于銀行而言,由于金融機構受監管層的嚴格監管,監管層對銀行信貸的嚴格監管迫使銀行另辟蹊徑,以此繞開監管發放貸款,而擁有全牌照的信托公司自然成為銀行最優質的合作對象。但由于之后監管部門發布“叫停令”,銀信合作業務比重近兩年持續下降。

                “銀信合作最大的創新就是規避監管”,一位銀行業內人士直言,“銀信合作模式越來越復雜有兩方面原因,一個是為了逃避監管,一個是人為地將其復雜化?!?

                在年初中誠信托兌付危機出現后,中航證券表示,此類銀行代售的信托類產品,實質上就是銀行為了規避資本監管將信貸資產出售給信托公司,再由信托公司為擬融資企業發放貸款,其實為影子銀行活動。

                而面對銀信合作、特別是銀行在推介信托產品中所出現的各類問題,北京銀行北辰路管轄行副行長楊珅發文表示,監管部門要始終保持關注警覺,加強審慎監管和逆周期監管,盡快制定信托銷售及推介管理辦法,通過加強信托公司風險資本管理、內部風險控制和資產管理能力等一系列措施不斷強化信托公司自身約束,完善公司治理體系,提升治理能力,推動信托公司轉型升級,積極發揮金融正能量。

                強化“買者自負”意識

                一位國家高級理財規劃師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任何投資都有一定風險,信托企業考慮到自身信譽,所以這種“剛性兌付”一直沒有打破,可認為這也是一種市場行為。但是當這種行為演變為行業不成文的規定、以及對投資者的一種“承諾”時,誰也不希望自己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誰也不希望告訴投資者,自家的產品可能導致本金、利潤都不保。而銀行作為代銷方,就更不愿意了?!?

                在中誠信托陷入30億元兌付危機時,作為其資金托管行和推介人的工商銀行明確表示,不會為中誠信托兜底,投資者寄望于銀行會對信托產品進行隱性擔保的愿望落空,這也不禁讓外界擔憂,銀行此舉會不會背負信任危機。

                “我認為,就教育投資者了解信托公司和工商銀行而言,此事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苯ㄇ暹€表示,投資者應以此為戒,了解金融市場上的“投資風險”。

                實際上,對于信托個人投資者的資質,監管部門要求相當高。

                《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有明確規定,要符合以下三個條件之一,即個人收入在最近3年內每年收入超過20萬元人民幣,或者夫妻雙方合計收入在最近3年內每年收入超過30萬元人民幣,且能提供收入證明;在認購信托計劃時,個人或家庭金融資產總計超過100萬元,且能提供財產證明;投資一個信托計劃的最低金額不少于100萬元。

                德意志銀行中國董事、私人投資管理中國區總監黃凡曾對媒體表示,目前的監管狀態是處于具體地盯每一個產品應不應該發的狀態。他表示,不應盯著該不該發,而是盯著是否配給適當的客戶。

                在投資者方面,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商銀行副行長張紅力建議,在功能定位上,在出現兌付危機時,在強化“買者自負”責任意識的前提下,可考慮給予投資者一定損失補償,并對系統性重要信托公司實施必要的救助,維護金融市場穩定。

                來源:金牛理財網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