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貸系統/ 高息網貸步步套牢投資客

                高息網貸步步套牢投資客

                發布時間:2014-03-12 分類:行業資訊

                2014年2月26日,安徽省鄒城市的受害人張泰(化名)致電本報,稱他投資的幾個網貸平臺有打著網貸旗號搞非法集資的嫌疑。如今張泰投錢最多的3個平臺均出現問題,這不但讓他畢生積蓄化為烏有,還背上了五十多萬的債務。而其中一個叫徽州貸的平臺讓他損失最為慘重,目前其老板已被警方控制。

                40萬元兩個月掙了幾萬塊利息 張泰住在鄒城市,像許多當地人一樣,依賴著這里的煤礦企業為生。張泰是礦上一名負責生產安全的工程師,記者見到他時,這個男人微微駝背,眉頭緊鎖,一個大大的愁字寫在臉上,而這一切的源頭就是讓他傾家蕩產的網貸。 2013年5月份,張泰無意中看到電視里關于網貸平臺的報道,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開始從網上搜索網貸平臺的信息。 “在網上搜索一下就出來各種各樣的平臺,什么人人貸、紅嶺創投之類的。根本不知道哪個好?!睆執┱f。 雖然張泰心里很忐忑,但是在利息高出銀行很多倍的誘惑下,他選擇了嘗試。2013年6月份,張泰從存款中拿出幾萬塊,選擇了一個月息1分5的網貸平臺投下第一筆錢,這要比銀行的定期存款利率高出許多倍。張泰嘗到了甜頭,他逐步將存在銀行里到期的存款和買理財產品的錢轉移到網貸平臺中,陸續投了四十萬,在短短2個月的時間就掙了幾萬塊錢的利息。 “我干工程師,一年收入才5萬左右,這樣掙錢比上班輕松多了,而且最初掙錢、提取都很順利,我就放松了警惕,開始尋找利息更高的網貸平臺?!闭勂疬@種轉變,張泰感慨萬分。 超20%的利息讓他忽視了風險 高息的平臺并不是一下就能找到的,張泰將目光投向了一些專門介紹和評價網貸平臺的第三方網站,“最出名的大概是網貸之家吧?!彪S后他在幾個高息的網貸平臺中投了110多萬,其中就有讓他痛苦不堪的徽州貸。 記者在網站上看到,徽州貸稱其為借貸雙方的中介機構,并遵循P2P網絡借貸的基本原則,即徽州貸平臺作為中介方,將有融資需求的、真實有效的第三方借款人和廣大投資者進行借貸撮合,投資者將資金充值到徽州貸,由徽州貸放款至第三方借款人。 到期后,第三方借款人歸還本金及利息,投資人收回本金和應得收益,而平臺在此過程中對第三方借款人進行風險管理控制并收取管理費等傭金,并承諾如第三方借款人逾期未歸還,由徽州貸于逾期次日墊付所有投資者應得的本金和收益。 正是由于之前的收益和有這樣的保證,讓張泰忽視了風險,“我對網貸平臺的認識有偏差,一直追著高息,認為沒有風險?!? 2013年8月左右,張泰把錢投進了徽州貸,那時的利息曾超過20%,一個標的時間在1-3個月不等,投資之初他也賺到了錢。2013年8月份的時候,徽州貸曾出過一次問題,投資人的錢一度提不出來,但沒過多久徽州貸就把錢發給大家了,他也就沒放在心上。 張泰投資的另外一個網貸平臺曾組織一些投資比較多的人去當地考察,“一位南京的投資者聽說我把錢都投進去的時候非常詫異,告訴我這里面風險很高?!钡沁@樣的警告并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從存款50萬到欠款50萬 到2013年11月10日,這家當年1月開業的年輕平臺開始出現拒絕將投資人已投資到期的資金兌付給投資人的情況,此時也正是開始集中出現網貸平臺關停和無法提現等情況的時期。 在那之后,徽州貸平臺官方沒有做出任何解釋,直到2013年11月23日,徽州貸推出“按投資人投資總額的1%的方式限制提現”的條款。但到了2月,徽州貸連這一條款也已不能執行,發生多次違約行為,至于“100%本息保障和逾期一天墊付”的承諾更不用提。 張泰的110萬,按照他的說法,有一半左右是二十多年工作攢下來的,還有一半左右是從親戚朋友那里借來的。他將錢大致分成三份,投資在不同的平臺降低風險,盡管如此,張泰還是沒能躲過去。 “另外兩個平臺的情況也不好,但還能提錢,徽州貸里面有16萬提不出來,絕大多數的錢都陷在網貸平臺里面了,現在光每個月還借款的利息,自己一個月的工資都不夠用?!睆執┱f。 張泰坦言感覺非常痛苦,他說這樣的情況自己也不敢跟家里人說,說了只能是落下埋怨,而且家人也沒法幫助自己分擔這樣的事情。自己每天頻繁地看這幾個群,關注事情的進展。 “為這事,感覺要少活幾十年?!睆執└锌?。

                來源:齊魯晚報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