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額貸款系統/ 余額寶促進銀行需盡早變革

                余額寶促進銀行需盡早變革

                發布時間:2014-03-11 分類:行業資訊

                怎么看余額寶現象,最近熱議紛紛。有人認為其撼動了銀行壟斷的格局,是一種利國利民的金融創新;有人則認為余額寶抬高了社會融資成本,甚至稱之為吸血鬼。應如何判斷? 從商業銀行的角度來說,現在反對余額寶是很正常的,因為其損害了銀行業的短期利益。但從長期來說,銀行不可能永遠躺在央行規定的利差上掙錢,早一天變革,就早一天爭取到了主動。 對管理者天弘基金來說,余額寶讓貨幣基金得以幾乎零成本地接觸到了8億支付寶用戶,它帶來的額外益處是渠道和銷售成本的革命。對支付寶來說,為這個支付工具添加利息功能,以加強用戶黏性,是自然的選擇。對阿里巴巴來說,在這個渠道為王的時代,在現有的平臺上加一個金融產品,邊際成本幾乎為零,但是可以增加對用戶的服務,進一步完善阿里生態圈的閉環。對用戶來說,余額寶提供了一個現有金融體系沒有提供的投資和支付渠道,相當于一個網上銀行。美國1970年代貨幣基金爆發的時候,最初主要是散戶購買,逐漸延伸到機構客戶,余額寶也將如此。 天弘基金對余額寶的資金收取0.3%的管理費,支付寶收取0.25%的銷售費,另外基金必須給銀行支付0.08%的托管費。所以余額寶盈利模式需要的“存貸差”只有0.63%。和商業銀行3%的存貸差相比,余額寶用比銀行更高的利率攬存,并以低于銀行貸款的利率貸出。其競爭力來自三個方面,一是攬存成本低。平安保險董事長馬明哲最近表示,在未來15年內,大部分中小金融機構的前臺會由互聯網企業完成,也是基于這個道理;二是因貸款對象是最優質的客戶,不需要高利率去覆蓋風險;三是貨幣基金不需要準備金,運營成本低。 第二和第三個因素都是貨幣基金的優勢,第一個因素是互聯網平臺的優勢?;ヂ摼W公司做金融,其最本質的邏輯是貿易,無論線上還是線下,需要支付和金融的支持。這個邏輯,和當年晉商從販鹽貿易起家,進而創立山西票號為貿易提供支付功能,最后通過票號放貸是類似的,也和GE的產融結合沒有本質區別?;ヂ摼W公司做金融的第二個邏輯,是互聯網平臺優勢和金融創新的結合,如余額寶?;ヂ摼W金融的第三個邏輯,是大數據平臺可以提高金融產品的風險定價能力,這在阿里巴巴的另外一個金融產品阿里小貸上得到驗證。 貨幣基金會在長期推高社會融資成本嗎?以美國為例,由于貨幣基金的巨大沖擊,美國商業銀行做了兩方面的變革:一是改變立法逐漸為活期存款支付利息(1980年),二是設立貨幣市場賬戶(1983年),一開始這些賬戶提供和貨幣基金一樣高的利息,但是因無法支持而放棄,于是資金外逃的現象持續發生。后來的結果很有趣,一方面貨幣基金成為和銀行分庭抗禮的攬存渠道,另外最優質的企業也離開銀行,通過發行最高評級的短期債券從貨幣基金融資。銀行由于最優質客戶的逐漸流失,被迫轉而向風險更高的中小企業發放貸款,并通過銀行間并購降低運營成本。銀行經歷了一番折騰,最后的結果是更完善的金融體系,大企業和中小企業都獲得了更低的融資成本。 余額寶現在的資金約93%通過協議存款借給銀行,5.3%是購買短期國債和AAA級別的金融債和信用債等,其余是現金。應該注意到的是,中國現有的貨幣基金總量1萬億,還不到銀行存款的1%,在現階段不足以成為銀行間利率的決定因素。更合理的解釋是銀行間利率的高企帶動了貨幣基金利率的上升。長期來看,貨幣基金可以承受比銀行間利率更低的利率,這是因為最優質企業的融資成本可以比銀行間利率更低。實際上,美國商業票據(即最好企業發行的短期債券)的平均利率就低于銀行間利率。只要貨幣基金的融資成本(于貨幣基金是借)比最優質企業的融資成本(于貨幣基金是貸)低,并且這個利差不明顯低于1%,這個模式就可以持續?,F余額寶們對銀行間貸款的依賴并不代表貨幣基金的未來,而是中國短期資金緊張、銀行間利率安全又有利可圖的結果。 一個可以預測的方向,是越來越多的最好的企業將會脫離銀行通過資本市場發行商業票據以低于銀行貸款的利率融資,而貨幣基金將會成為這種融資的主要資金提供者之一。 在利率管制下,“壘大戶”才是理性選擇,代價卻由承受了低利率的儲戶和缺乏融資的中小企業所承擔,最終買單者是整個中國經濟。但在貨幣基金浪潮的擠壓下,銀行將被迫更關注中小客戶,謀求金融創新。這對銀行的管理能力和風險定價能力、創新能力提出了新的考驗,而這意味著中國銀行業的自我革命。這不正是中國金融改革想要追求的結果嗎?    (來源:互聯網金融門戶)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