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貸系統/ 人怕出名豬怕壯 余額寶在吸銀行的血

                人怕出名豬怕壯 余額寶在吸銀行的血

                發布時間:2014-03-10 分類:行業資訊

                馬蔚華馬行長最近就被媒體搞得有點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原因就在于他關于余額寶的講話,因為多少有點不以為然,所以就被一些不良媒體借題發揮在版面上形成了對立面,先是移花接木說他在兩會上為此和郭廣昌對掐,后來又說央行肯定余額寶而他卻說沒有用,馬蔚華江湖名聲再大也是混金融的,如果說前者不過是開玩笑,那么后者就是直接把他掛火上烤,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這就是人怕出名豬怕壯,誰叫你那么活躍?誰叫你那么有想法?誰叫你那么好說話呢?

                但是,余額寶之類的話題,馬蔚華其實是有發言權的,在中國的銀行家里面,這位招商銀行的前行長前衛意識、創新意識、互聯網意識是最濃厚的,招商銀行早年的電子銀行是他一手拓展的,可謂領風氣之先,而且他對于物理銀行的未來更有清醒的認識,傳統銀行的消失都是有可能的,如果存貸雙方通過一對一或一對多在網上實行自由配對的話,銀行的存在就失去了合理性??上У氖?,由于年齡因素,馬行長多少有點壯志未酬的味道,倒是同樣身處深圳的馬明哲在悄悄布局平安集團的互聯網金融試驗,不僅在網上聯絡馬云、馬化騰賣保險,同時還在上海悄不出聲地搞了個陸家嘴金融交易所專事網上的PtoP,馬年歲月,互聯網眼瞅著就成了馬家的天下,馬蔚華有說道沒機會,馬明哲不說話埋頭練,馬云、馬化騰則是胸脯拍得震天響,嗓門吼得比天高,搶移動支付已經從網上到了網下,打車軟件賠本賺吆喝較余額寶有過之而無不及。 創新是什么? 創新是破格,是違規,是越線,是顛覆,是破壞,是攪局,是同歸于盡,是從頭再來,是無知者無畏,是光腳的不怕穿鞋,是霧里看花,是邊走邊唱,是糊里糊涂,是有可能成功但更有可能失敗,是即便成功也有可能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馬化騰決不可能想到微信會成為拯救騰訊的殺手锏,馬云也決不可能會想到余額寶會成為阿里進入金融的敲門磚,微信和微博最大的區別是在打通了移動支付的接口,但是余額寶至今未能為天弘基金帶來盈利,或許,和許許多多的互聯網創新產品一樣,比如微博,還沒有找到盈利模式之前,市場關注的高潮已然過去,喜新厭舊的屌絲們又去追逐更新奇特的創新,這種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更何況余額寶及其他的寶寶軍團其實就是貨幣基金的變種,吃的是銀行資金利差的飯,本身沒有什么技術含量,更談不上投資技巧或者資源紅利,一旦央行放開利率管制,利率完全市場化,或者銀行提供同質化產品,余額寶們的優勢馬上就會大打折扣。事實上,春節之后,隨著貨幣市場資金的供應,同業拆借利率已經步入下行通道,余額寶的收益已經連續下降,目前只是破六,接著必然破五,一旦破四,恐怕要應對的是集中贖回的風險。從外部形勢看,環境也在變化,不光是大銀行集體抵制協議存款,銀行業協會也在謀劃一般存款的約束,證監會更是從基金公司層面上在念緊箍咒,所以,雖然央行表態不會取消余額寶,但是這種表態和實際上的圍攻相關,頂多是一種政治姿態,幫不上什么大忙的。 鈕文新老兄說余額寶是吸血鬼,其實是本末倒置,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真有吸血鬼,那么也是銀行在吸小散的血,余額寶在吸銀行的血。 換個角度講,余額寶通過互聯網技術把散戶的錢歸集起來通過協議存款獲得機構大戶待遇,是金融普惠的實踐,值得大聲喝彩,又怎么能妄加指責呢?至于對實體經濟有用沒用則根本就不是余額寶的使命,余額寶也承擔不起,那是馬蔚華們的使命,不問也罷。   ( 來源:華夏時報 )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