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2p平臺運營/ 報告揭秘比特幣暴漲背后的原因

                報告揭秘比特幣暴漲背后的原因

                發布時間:2017-01-05 分類:行業資訊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據OKCoin數據顯示,自2016年12月21日至今,比特幣經歷了一輪較為兇猛的上漲——其單價從5577.04元一路上行超過7600元,特別是在2017年開年以來的數日內,比特幣累計漲幅已不低于13%。我們認為,在人民幣匯率壓力漸升下,比特幣的過快上漲,以及背后可能存在的換匯套利活動,將促使國內比特幣交易迎接更加嚴格的監管與規范;一旦監管層對比特幣采取相應的管制措施,將都會對比特幣的價格構成短期沖擊。

                多因素促使比特幣暴漲

                作為區塊鏈技術的代表產物,比特幣的價格暴漲仍然在持續。截至1月4日13∶00,比特幣價格已經觸及7600上方。

                從更長周期追溯,比特幣也已歷經了較大幅度的上漲。自2016年9月底以來比特幣上漲幅度達88.51%;自2015年9月底的一年零三個月以來,其上漲幅度更是達到401.95%。

                我們認為,比特幣進入此輪上漲周期至少包含三大原因:

                一是無風險利率下行引發的居民資產配置和資金流入。在基準利率下調、地方債約束強化、剛性兌付不斷被打破之下,無風險利率的下移,讓比特幣所代表的新型投資領域受到了風險偏好投資者的青睞。

                縱向觀察比特幣的上漲時間線,此輪上漲周期始于2015年的10月,恰逢A股股票市場劇烈下跌之后所引發的資產配置荒,這也進一步推動比特幣進入居民資產配置的清單。

                二是產量減半、人民幣貶值、法幣通脹預期升溫等因素助推了比特幣供需層面的失衡。2016年7月份,比特幣迎來第二次產量減半,同時比特幣具有的不可再生、可分割等類黃金屬性,也讓其成為目前通脹預期升溫下的避險資產之一。

                三是比特幣的支付范圍擴容、區塊鏈技術的穩健性進一步得到認可。今年4月,游戲平臺Steam正是支持比特幣支付,11月份,錢包公司iPayYou開通了Amazon Direct服務,支持消費者將比特幣兌換成美元后在亞馬遜網站消費;而比特幣所依托的區塊鏈技術既被寫入“十三五”規劃,央行的貨幣數字計劃也處于籌備之中。

                除上述多重原因外,部分比特幣平臺所特有的雙幣(人民幣、美元)交易功能,也讓比特幣交易異化為國內一種灰色的外匯兌換工具,這也成為比特幣自去年底以來不斷上漲的隱形動力。

                短期政策調控概率或加大

                我們認為,2016年Q4至今的比特幣交投放量與價格暴漲,和人民幣匯率下行背景下,外匯兌換監管升級促使部分換匯需求逐漸轉向比特幣交易渠道有關。

                同樣,在比特幣短期上漲過快、當前外匯監管趨嚴的形勢下,比特幣交易短期內遭遇政策調控的概率正在加大,而兩方面的因素可能促使監管層加速形成對比特幣交易活動的限制性措施。

                一是比特幣交易的匯兌功能,正在對于現有的外匯機制構成影響。鑒于目前外匯監管形勢的趨嚴,這將進一步促使監管層提高對比特幣平臺匯兌活動的重視程度。

                由于部分平臺支持雙幣種交易,投資者可在一些平臺通過人民幣購買比特幣,再通過賣出比特幣兌換回美元,以此突破既有的外匯額度;不過,目前坊間也有觀點認為“大額的換匯操作”難以通過比特幣平臺進行操作,因此比特幣交易并未對現行匯率機制造成影響。

                但需要注意的是,“比特幣換匯難”的說法一方面較多來自于交易平臺,有利益相關方的“游說”嫌疑;另一方面,多筆、分散、小額的換匯交易仍然有可能對比特幣價格和現有的匯率機制帶來干擾。

                觀測行情能發現,2016年10月份后比特幣的月成交放量,與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周期幾乎相吻合。

                以火幣網2016年Q4的人民幣比特幣成交規模為例,10-12月份的成交額分別為1809億、2680億和3079億,全季月均成交2522.67億元,而當年7-9月期間,火幣網比特幣月成交額僅為563.67億元,這意味著2016年Q4的月均成交額幾乎是Q3的三倍。

                而在同一時期,人民幣匯率也啟動出了一輪下行周期,美元兌人民幣即期價格從6.67元一路上漲至6.95元。

                整個過程中,比特幣與美元、人民幣保持的正負相關也將促使投資者通過這一渠道進行外匯套利。

                2017年元旦前后,央行等部門強化了“螞蟻搬家”等個人違規購匯活動的監管和處罰,這也將進一步倒逼投資者選擇比特幣渠道進行換匯,而比特幣交易也有可能成為外匯監管的下一個環節。

                二是比特幣交易活動存在中長期監管的客觀需求。

                國內的比特幣平臺化撮合交投,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交易形式、融資杠桿、投資額度、銀行存管機制等多個方面均存在合規空白,本身即存在監管覆蓋的需求。

                從宏觀審慎的監管思路審視,OKcoin、火幣網等大型平臺的比特幣月交易資金已經達到千億規模,即使比特幣不具備大額換匯、促使美元資金大規模外流等功能,這一電子貨幣交易體量帶給外匯體系、貨幣政策等宏觀層面的不確定性,也將在另一層面推升對比特幣的監管必要性。

                事實上,一些大型比特幣平臺對于監管的落地也是持歡迎的態度。

                OKCoin幣行網創始人、CEO徐明星表示:“比特幣行業需要在監管的框架內發展并且自律,防止比特幣被用于非法用途,防止惡意炒作比特幣。我們很歡迎監管的,另外監管有利于比特幣行業更好的發展,如果不能嚴格自律,防范風險,監管機構可能會推出更嚴厲的監管政策。

                火幣COO朱嘉偉也表示,“監管對我們來說十分有益處,業務可以規模開展、銀行可以合作、行業規范可以盡快達成。所以我們對監管的態度是十分歡迎的?!?/span>

                需要警惕的是,一旦國內出現有關比特幣的相應監管措施,極有可能對比特幣的價格造成影響。

                從交投占比來講,比特幣雖然在全世界進行交易流通,但調查機構Bitcoinity統計,中國前三大比特幣交易平臺就占據了全球比特幣交易額90%;這也意味著比特幣的定價權幾乎被國內的供需所決定;因此有關比特幣的政策黑天鵝,將不可避免地對比特幣價格帶來波動。

                歷史走勢也表明,比特幣價格對于政策風險有著極大的敏感性,例如比特幣在2013年底的上一輪 “牛市”中,僅在11月份一個月內就上漲達473.63%,單價從1200元漲至8000元;而人民銀行等五部委緊急下發《關于防范比特幣風險的通知》,也讓比特幣進入長達近兩年的熊市,最低時降至2015年初的900元。記者 李維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