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貸系統/ 撥開P2P網貸發展的迷霧

                撥開P2P網貸發展的迷霧

                發布時間:2014-03-07 分類:行業資訊

                編者按: 2013年,余額寶的橫空出世、微信與支付寶的移動支付戰役、電商小貸的興起、P2P的野蠻生長、眾籌的萌芽……讓專家們直呼互聯網金融時代即將到來。2014年,預計互聯網理財產品余額寶、理財通們在狂歡后會回歸平淡,支付寶和微信移動支付戰爭將持續,并將延伸到移動金融領域;電商小貸拘泥于牌照問題,只能保持不溫不火的現狀;眾籌模式在中國法律的桎梏下,只能帶著腳鐐蹣跚摸索。反觀P2P行業,雖然業界一直呼吁監管盡快出臺,但目前看來,除了央行一再重申資金池、龐氏騙局等紅線不能碰,具體監管細節爭議頗大,恐難在近期內看到。因此2014年,P2P網貸將繼續迎來瘋狂的一年,將有更多的資本流入這個領域,但跟 2013如蔓草野蠻滋長不同,行業更多將迎來洗牌、重塑、細分、更新迭代的一年。二八法則有可能會出現,80%的平臺有可能被淘汰,剩下的20%有望成為行業第一階梯,并將在3到5年內成為行業巨頭。

                一、P2P網貸發展現狀

                (一)何為P2P網貸

                P2P網貸的英文為peerto peer lending,其本義是個人對個人的借貸,即個人通過網絡平臺相互借貸,有投資理財需求的個人通過該類平臺,使用信用貸款的方式,將資金貸給其他有借款需求的人,平臺作為中介方負責撮合借貸信息并收取一定中介費。它是一種將非常小額度的資金聚集起來借貸給有資金需求人群的商業模式。

                P2P借貸模式傳承于孟加拉國格萊珉銀行的貸款模式。目前,P2P網貸模式在全球已經發展得非常成熟。英國的ZOPA、美國的Lending Club、Prosper 都是著名的P2P借貸平臺。

                (二)P2P網貸繁榮的背后:天使與魔鬼共存

                現代的P2P網貸模式其實最早起源于英國,2005年,全球第一家P2P平臺Zopa正式在倫敦上線。06年該模式被引入中國,07年中國第一家P2P平臺拍拍貸上線運營,但總體上那會還鮮有人涉足這個領域,直到2010年 P2P模式才引起關注,并在2011年進入快速發展軌道,2013年更是到了野蠻生長的階段。2013年平均每天就有2到3家平臺上線,尤其下半年,其發展速度更是令人乍舌,相比2012年底不足100家的歷史,據統計,2013年底,整個P2P網貸行業已有超過800家網貸平臺,另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2013年網貸行業成交規模超過1000億元,比2012年增長5倍,更是2011年的20倍,出借人數超過20多萬人次。

                作為國內互聯網前沿陣地,深圳一直是全國P2P網貸平臺數量和注冊資金最多、成交額最大的城市,遠領先于上海、北京、廣州。中國平安旗下陸金所(總部位于上海)、小企業E家平臺(招商銀行的P2P平臺)、紅嶺創投、合拍在線、微貸網等各種P2P模式相繼出現。據來自深圳電商協會旗下的中國P2P網貸指數課題組的指數顯示,被納入中國P2P網貸指數的深圳P2P平臺共52家,占全國總數的18.57%;52家平臺注冊資本合計8億元,占全國網貸平臺總注冊資本的20.85%。截至2013年11月,深圳P2P網貸平臺總成交額為22.78億元,占全國P2P網貸總成交額的23.71%。2014年隨著互聯網金融的進一步升溫,相信這些數字都會被進一步被打破。

                P2P網貸之所以能在這兩年迎來井噴,一方面說明了中小微企業融資需求的存在,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大眾小額投資渠道的缺失。對于P2P平臺的借款人來說,他們往往缺乏有效擔保和抵押,而且貸款數額小、次數頻繁、個性化強,銀行一般不愿意花成本和精力去接納這部分業務;對于投資人來說,在股市不振,基金、銀行存款收益又太低的情況下,P2P平臺豐富了他們的投資理財渠道,哪怕要承擔較高風險,高收益還是讓他們趨之若鶩,蜂擁而上。

                P2P網貸在蓬勃發展,但“三無”(無門檻、無監管、無行業規則)特性讓這個行業的風險迅速積聚。由于平臺資質、運營管理、技術安全等原因爆發的風險案例頻頻發生,據有效統計,2013年共有超過70家的P2P網貸平臺或關門或跑路,“網贏天下” 去年3月份成立,僅用了短短4個月時間就迅速積累7.9億元成交金額,但9月份,公司的發展就戛然而止,關門倒閉。馬年伊始,又有杭州國臨創投、深圳中貸信創、上海鋒逸信投等近10家P2P平臺集體崩盤。這里面,除了一部分是出于頭腦簡單、運營不善,平臺受擠兌資金鏈出現了問題,更有很大一部分是別有目的,披著P2P的外衣干些非法集資或龐氏騙局的勾當,簡單的建個網站買個系統,發一些收益率虛高的“秒標”之類迅速吸引資金,達到目的后就卷起褲腿跑路,令投資人血本無歸。這些偽P2P平臺,就像一鍋粥里面的老鼠屎,敗壞了整個行業的信譽名聲,攪渾了行業的池水,極大的影響了行業發展,這也是行業一直呼吁監管的原因。

                因此,目前P2P的快速發展具備雙面性,既有天使的美好也有魔鬼的丑惡,不僅需要群眾自我甄別,更需要監管的介入和行業的自律??傮w上,只要不偏離軌道,P2P網貸還是能有效彌補傳統金融機構覆蓋不到的借貸市場空白,促進中國金融體系的良性發展。

                (三)中國式P2P平臺的眾生相

                雖說P2P網貸模式起源于國外,但卻在國內發展得如火如荼,目前國內主要的P2P模式主要有純線上模式、線上線下結合模式和債權轉讓模式三種,下面筆者將通過具體案例分別進行簡單介紹。

                1 、拍拍貸與紅嶺創投,踩在純線上模式的兩端

                純線上模式按有無擔保又可以分為兩種,典型案例分別為拍拍貸和紅嶺創投。

                拍拍貸的模式類似于或者說借鑒于美國P2P 網貸平臺Prosper,可以說是國內歐美色彩最濃的一家P2P公司,體現了最純粹的P2P借貸內涵,平臺只扮演中介服務角色,不提供擔保,只負責借貸信息的撮合,風險由出資方自己承擔。投資人和借款人全部來自于網絡,借款人通過平臺發布借款需求,投資人則在平臺上選擇合適的對象進行投資。平臺以收取手續費為主要的盈利方式。鑒于國內的信用環境不健全,為控制風險,拍拍貸通過各種手段對借款人進行征信,包括和全國十幾家權威的數據中心展開合作,考察借款人在網絡上的社交圈等等,利用這些對借款人的信用成本進行審核并對其違約成本和違約概率進行測算,給出安全的信用額度,提供給投資人作為評估風險的憑證。

                同樣是堅持線上開展業務,但深圳紅嶺創投首創了本息墊付模式,為平臺的VIP投資人提供借款逾期本息墊付,以安撫投資人的心。平臺通過收取手續費和VIP會員費為主要收入,并建立起類似風險準備金的模式以確保后期對投資人的本息保障。目前,這種本金或本息保障模式也是國內P2P平臺的主流模式,人人貸、有利網、宜信等都加入了這種模式,目的是給投資人信心,吸引和留住他們。但這種模式其實已經逐漸脫離了P2P網貸的本質,從中介方變成了投資方,不像一個互聯網平臺而更像一個金融機構,一旦風險和壞賬率控制不好,平臺倒閉風險極高。

                2 、人人貸和有利網,中國特色的雙線結合模式

                線上線下相結合的P2P是極具中國特色的模式。該模式的客戶群一方面來源于線上,另一方面則是通過平臺設立的線下實體店或合作的第三方小貸公司去尋找、開發優質借款人,以便后面進行更好的線下風控和貸后管理。其典型代表是人人貸和有利網。為了更有效的規避信用風險,人人貸對客戶的資質評估方式既包括線上資料調取,也會采取當面的資料核實以及實地考察和調研。有利網則利用FICO評分體系對線下小貸公司推薦的借款人進行信用評級,進行二次審核。(注:FICO 評分系統是世界大部分征信局衡量消費信貸風險的標準尺度,目前,在國內FICO評分服務于包括人民銀行在內的14家銀行)。這樣,通過雙重的審核機制,能夠更全面地保障投資者資金的安全性,降低平臺的壞賬率。

                3 、宜信,最具爭議的債權轉讓模式

                宜信是最受爭議的一種P2P模式,業內甚至都不承認它是一種P2P模式。如果說人人貸這種只是部分偏離了P2P發展的軌道,那宜信可以說已經完全脫軌了,因為其業務開展基本都在線下,而且采取的是債權轉讓模式。

                宜信債權轉讓模式的具體操作是宜信的高管先把錢借給貸款者,然后再把獲得的債權進行金額和時間上的拆分組合,打包成類固定收益的產品,最后通過銷售隊伍將其銷售給投資理財客戶。據了解,宜信擁有龐大的線下銷售人員,在全國各地幾十個城市都有分支機構,主要從事線下審核及業務推銷。和有利網一樣,宜信也同樣采用FICO信用評分系統制定信用評估和核查制度,通過信貸員隊伍去審核借款人,以保證信息可靠和貸款質量。與傳統的P2P自行配對不同,資金供需雙方的配對由宜信進行,客戶并不能選擇貸款的投向。宜信的這種模式很容易越過非法集資的法律紅線,在監管收緊的情況下,有可能面臨被取締的風險。(文:向雋 黃勝群)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