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供應鏈金融系統/ 京東白條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移動金融

                京東白條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移動金融

                發布時間:2014-02-27 分類:行業資訊

                證券時報記者 劉筱攸 在看到阿里、騰訊做金融,并且以做金融的各種形態輪番搶占報紙頭條后,其他現金沉淀量巨大的電商難免會心動。所以京東近日推出“打白條”功能一點也不奇怪。 以信用支付之名,“打白條”做的是個人消費貸業務。媒體對此盛贊居多,有的媒體稱之為大數據的完美演繹,有的稱之為真正的互聯網金融。但在記者看來,“打白條”的實質是京東用做供應鏈金融的邏輯在C端(個人端)做消費金融而已,談不上突破和創新。 去年11月,京東就針對上游供應商推出了企業融資服務“京保貝”,根據產品采購、入庫、銷售情況和合作時間等指標來審核供應商資質;同樣的做法被復制在了“打白條”上,利用用戶在京東的消費記錄、配送信息、退貨記錄、購物評價等數據和接入央行征信記錄的條件來做出是否放貸的評定。 比如記者的一位朋友,作為京東多年的忠實擁躉卻沒有拿到白條內測的資格——因為她在京東上購買的物品以大家電居多,這樣的購買記錄會被認為是收入穩定、資金力充足、消費欲望不足。 這些操作有技術含量嗎?有,因為這的確涉及大數據分析。有創新之處嗎?沒有, 事實上任何一家所謂的互聯網金融公司,甚至銀行都這么玩,畢竟數據擺在那,不可能不去找規律做分析。 跳出京東來看,個人端信用支付也不是京東首倡。新浪在去年底就推出了信用支付,利用微博上的交互數據和身份認證給微博用戶放貸,可惜應用場景太少,至今還在尷尬內測之中。而個人信用支付首倡者,是不斷領路卻又被不斷包抄的阿里。 事實上,去年3月阿里的信用支付就已經在內測,它與京東白條的區別在于:阿里信用支付沒有跳出銀行體系,貸款資金仍由合作銀行提供,而京東白條則完全使用自有資金。 那為什么阿里的信用支付杳無音信,是因為怕壞賬侵襲本金嗎?不是。即使按照京東的標準(1.5萬額度加上50萬內測人數)來測算,阿里也最多損失7.5億元,比請全國人民打車的5億差不了多少,更何況不可能每個人都違約。所以阿里的熄火并不是因為怕壞賬率得不到控制,而是因為余額寶的火熱沖淡了阿里做消費信貸的沖動。 當時的阿里,比現在的京東更著急想要轉戰移動端。因為支付寶雖然在PC端(個人電腦)牢牢占據了電商老大的位置,但到移動端卻地位不保。當時的移動支付主要有三種渠道:一是支付寶余額,二是快捷支付,三是網銀支付。但這三種方式各有缺陷:愿意在支付寶中放太多現金的人不多;放心綁定銀行卡快捷支付的人數量有限;網銀支付頁面轉換太頻繁,效率過低。 那如何將PC用戶趕到移動端?要知道移動端才是大勢所趨。一位在支付寶工作的朋友告訴記者,支付寶想到的大招就是“信用支付”,用戶在淘寶各大平臺購物,可以先用手機端賒賬,再通過電腦端還款??珊髞碛囝~寶橫空出世,用戶都被T+0贖回和高收益大量吸引至手機端,一解支付寶遷徙用戶之憂。 說到底,京東其實走的是阿里的老路子。要知道京東隔絕了支付寶支付和微信支付這兩種使用頻率最高的支付渠道,除了銀聯以外,只留下快錢和拉卡拉幾個小眾的支付渠道,客戶使用率有限。而“白條”是京東將用戶驅逐至移動端的方式之一。所以有評論說京東想搶銀行的消費貸奶酪恐怕是誤解。而下一步京東要做的,不難預測將會是與基金合作進軍個人理財領域,賺取中間收益并加深用戶黏度。 不過,京東首席執行官劉強東錯過了玩金融最好的時間,余額寶和理財通異軍崛起的去年,劉強東卻在國外進修。此時進入消費信貸領域,有點給資本交差的感覺。但想想也能理解,京東要上市,總要講一些支持資本想象的故事——這莫過于時下最熱的互聯網金融。 這個故事,京東正在講。后效如何,我們再看吧。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