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貸系統/ 互聯網金融純屬炒作

                互聯網金融純屬炒作

                發布時間:2014-02-24 分類:行業資訊

                近日,2014《財經》宜信財富中國財富管理高峰論壇在北京召開,本次會議主題為“國際模式 本土智慧”。仁和智本資產管理集團合伙人陳宇發言表示,目前沒有互聯網金融,因為我沒有看到一種真正的。利用互聯網的技術干傳統金融的事沒有前途,但會不會有一種用互聯網的技術去干非傳統金融的事,也是干的金融,但不是按照傳統金融機構的方式和手段去用,這才是互聯網金融應該干的,否則就沒有意義。

                以下為嘉賓發言全文:

                陳宇:聽了四個嘉賓的發言,我突然有一個很大膽的想法,目前沒有互聯網金融業態出現,為什么呢?我想轉換一下角色,因為互聯網人比較多,整天罵他們,今天沒有互聯網人在,都是金融機構,我突然想給互聯網說一點話,我最近一直反思我自己,我過去所做每一個論斷和決策的前提我是一個金融領域出來的人,我干了很多互聯網的公司,最近幾年我一直在投互聯網公司,我越來越發現互聯網這個領域里面你是沒有辦法想象的,確切的說很難想象沿著現有的邏輯會覺得未來是這樣一種東西,可以把現在的東西干掉。就在微信剛出來用的時候,你們覺得會不會對微博構成沖擊,沒有想到的,的的確確對微博構成沖擊。因為互聯網世界永遠用更好玩的東西,把以前本來已經很好玩,或者不好玩的東西搞死,但更好玩的東西是什么你現在是不知道的,我覺得互聯網金融如果說我們要給它做一個定義,因為我們講顛覆,既然講顛覆必然意味著互聯網要呈現出一種極強的技術,比傳統的金融機構,用這種技術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必然要有這么一種技術。這里有一個結論,如果互聯網金融還是想去按照金融的邏輯去遵循的話,互聯網金融是必死無疑的。因為你都已經有槍了干嗎去玩刀,沒有必要。從這個角度,既然要顛覆人家,必然手上有可以顛覆人家的東西在手,而你手上有沒有這樣的東西,我覺得如果說我們這么來定義的話,如果說我們現在只是一種共通性的技術,互聯網已經有了這樣一種技術,我還要干跟金融一樣的事情,我個人認為是很傻的事情。而我們現在可能看到的東西都是大量互聯網可能認為掌握了一種技術,結果又去干金融的事,我個人感覺就逼死無疑。所以我可能得出一個結論,目前沒有互聯網金融,因為我沒有看到一種真正的,我利用互聯網的技術干傳統金融的事沒有前途,但會不會有一種用互聯網的技術去干非傳統金融的事,也是干的金融,但不是按照傳統金融機構的方式和手段去用,這才是互聯網金融應該干的,否則就沒有意義。 所以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這幾年一直在反思,互聯網領域我考慮怎么新,骨子里是舊的,我們總是用慣性的思維,以前積累和沉淀的東西想象未來按照哪個邏輯走,金融領域可以這么做,因為金融幾千年沒有變過,本質不變的,但是互聯網不一樣,永遠產生不一樣的東西,結果把原先認為很神圣的東西給顛覆了。所以說我們對互聯網要有更大的期望,要有更多的想象。我個人感覺目前這樣的感覺另外維度的東西,缺乏想象力。 第二個觀點我一直很認同天人合一的觀點,互聯網作為技術絕對是不可能打敗金融機構的,還是回到這個觀點上來。什么叫技術,只要是技術,必然以為是共通性的,誰都可以用,憑什么證明比銀行用得好,沒辦法證明的,我們甚至說余額寶是不是技術的成功,跟互聯網關系都沒有,如果說沒有利差的存在,哪怕有天下的技術都套不了利,余額寶是沒人會用的。反過來理解這個問題,同樣技術公司百度并不比淘寶差,他干不了余額寶的事。美國1968年利率市場化干成這個事,余額寶是典型互聯網的概念,所有互聯網的模式是顛覆和自我顛覆,成長的目的是把自己搞死,余額寶撕開的口子,利率市場化以后余額寶死了,利率市場化不需要余額寶,沒有利差可以套。 從這個角度本身作為技術不是成功的理由,絕對不是。所以我們想互聯網到底用什么東西改變了生活,這才是問題的核心,互聯網是什么東西,首先互聯網是什么,是一場工業革命,我們人類有火跟沒火之前,有機器跟沒有機器之前,有電和沒電之前的生活方式是截然不同的,我沒有火的時候晚上6點鐘就睡覺了,有了火身體更強壯,晚上8點鐘可以看電視,生活方式極大的發生改變,使得在原先技術條件下的一些業態到了新的技術下面不需要了。其實帶來的也就是由于技術革命所帶來的生存方式的變化,生存方式是完全不同。 這個角度來講,金融機構在過去沒有互聯網出現之前,所能形成的客觀的一些理由,可能會由于互聯網技術而變的不存在,基礎被打破了,這個可能性是有的。 來源:和訊銀行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