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聯網金融/ 互聯網金融立規

                互聯網金融立規

                發布時間:2014-03-26 分類:行業資訊

                    互聯網金融在中國大行其道,主要源于金融壓抑的宏觀背景以及相關業務的監管空白。探路者借此進行了比傳統銀行更激進的監管套利,但也對中國金融業市場化發展有明顯促進。 在3月中旬結束的全國“兩會”上,有關支持互聯網金融創新的熱議尚未消散,3月17日,《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意見稿》)橫空出臺。這份由支付清算協會向第三方支付機構下發的《意見稿》中,對支付公司的業務發展作出了嚴苛的規范。而就在此前三天,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下發通知,暫停支付寶、財付通的二維碼支付和虛擬信用卡業務。
                事發突然,業界驚動。暫停業務的監管通知,令支付寶和財付通措手不及,與之合作的中信銀行股價隨即大幅下挫。但一位支付公司的負責人卻感到“既意外又不意外”。因為在此之前,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的呼聲已不絕于耳,具體監管方式眾說紛紜,業界對于監管加強已有一定心理準備。 不同觀點的背后,是各方利益的糾葛。就像“余額寶”,在為儲戶提供高收益理財產品、促進貨幣市場基金發展的同時,帶來了商業銀行負債成本的提升。此間,用戶、支付寶、天弘基金、商業銀行的利益格局被重組。而金融監管機構也面臨著如何監管、怎樣協調安全與創新的難題。 《財經》記者從權威渠道了解到,由央行牽頭起草的互聯網金融監管指導意見已經完成了兩輪意見征詢,若接下來的程序順利,或有望在上半年出臺。 依照該文件起草階段的基本精神,監管層根據國內互聯網金融的業務模式,將互聯網金融劃分為第三方支付、P2P、眾籌、互聯網理財、互聯網保險等五個方面,分別作出了原則性規定。文件草案提出將秉持適度監管、分類監管、協同監管、創新監管的原則。 這還只是針對互聯網金融監管的一個起點。在國務院層面的互聯網金融監管意見出臺前后,相關部門會就自己監管的領域出臺相應細則。 2月底,證監會曾召集所有基金公司高管開會,強調貨幣市場基金的流動性管理,并計劃對貨幣市場基金的風險管理出臺相關草案。有關文件本計劃3月中旬推出,但一再延后。而像網絡支付《意見稿》這樣針對特定領域的監管文件,也會在各方協商中產生。銀監會亦將針對P2P行業出臺規范細則。 這意味著,在經歷了近兩年的快速生長后,互聯網金融正開始被納入中國金融業的制度體系和監管框架。 歷史上,金融制度的變遷從來都是利益主體相互沖突,最后達成妥協的過程?;ヂ摼W金融的發展也是如此。對于互聯網金融監管來說,也許不存在最優解或最理想的制度結構,唯有可能達到的是某種博弈均衡。 目前各方博弈正在進行,結局尚有變數,但監管和規范已無可避免。 監管體系初構 互聯網金融監管的指導意見由央行條法司牽頭起草,目前,前兩輪意見反饋已經結束,央行正在據此進行修改。正式文件有可能會在上半年推出 業界普遍的看法是,互聯網金融是把互聯網作為資源,以大數據、云計算為基礎的一種新金融模式?;ヂ摼W金融在大大降低金融服務成本的同時,也擴大了金融服務的人群。 國內的互聯網金融熱始自2012年,隨后的2013年被稱為“互聯網金融元年”。以“余額寶”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產品,在引來公眾追捧的同時,也引發了監管層的注意。 隨著相關業務的不斷創新,國內互聯網金融確實面臨著一定程度上的監管和法律真空。2013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完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 有關部門對互聯網金融的調研,從去年就已經開始?!敦斀洝酚浾邚臋嗤懒私獾?,中國人民銀行相關司局從2013年開始對互聯網金融進行調研,并在2013年12月向國務院提交了長達90頁的調查報告,同時上報的還包括互聯網金融監管指導意見的草案。 據悉,互聯網金融監管的指導意見由央行條法司牽頭起草,參加討論和會簽的部門包括:工信部信息化司、財政部金融司、銀監會創新部、證監會機構基金部、保監會發展改革部等部門。按照慣有的文件出臺程序,牽涉多部委共同起草的文件,在牽頭部門完成草稿后,會遞交給其他部門進行會簽,并進行意見反饋。目前,前兩輪意見反饋已經結束,央行正在據此進行修改。正式文件有可能會在上半年推出。 根據目前中國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情況,指導意見擬將互聯網金融模式分為第三方支付、P2P、眾籌、互聯網理財和互聯網保險,并就相應領域作出原則性規定。對于這些領域的具體規則,則由對應的監管部門出臺細則。比如,證監會近期將針對網絡銷售的貨幣市場基金出臺相應的規范。 對于互聯網金融的監管,上述指導意見明確將秉持適度監管、分類監管、協同監管和創新監管的原則。上述支付公司負責人認為,適度監管體現了對于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包容。 央行副行長劉士余2014年2月曾在《清華金融評論》撰文指出,對于互聯網金融監管秉承包容與創新的理念,他用“試玉要燒三日滿”來描述“鼓勵互聯網金融創新和發展,包容失誤,為行業發展預留一定空間”的監管原則。 分類監管原則寄希望于各個監管部門能夠發揮自身專業性。據《財經》記者了解,目前已經基本確定P2P由銀監會監管、眾籌由證監會監管,在此之前,第三方支付已經歸口人民銀行監管。 以證監會為例,為了更好協調互聯網金融監管,證監會從機構部、基金部和期貨部各抽調一人,成立“信息中心小組”專司互聯網金融相關事宜。 當前中國金融分業監管體系下的上述劃分,也會產生問題:互聯網金融經營范圍往往是跨多個監管領域,比如對于“余額寶”的監管就涉及央行和證監會,這時候就需要進行監管協調。 3月18日,中國支付清算協會會長蔡洪波在中國支付體系發展高層論壇上倡議,要實行機構監管和功能監管相結合,在市場準入、風險準備金撥備、跨界和交叉性互聯網金融業監管方面,要加強監管部門之間的協調。據他透露,監管部門對此已達成共識。 盡管沒有被明文列入,但功能監管也被業界所呼吁。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在3月8日的記者會上指出,金融有四項基本的功能:分別是信用創造、連接投融資雙方、第三方理財、用大數法則對受損害的人進行經濟補償。這些基本功能不會因為互聯網的介入而發生本質性的變化。 互聯網是實現金融功能的手段。以支付寶為例,如果做支付業務的話,就歸人民銀行監管,但是如果將支付賬戶與貨幣市場基金理財賬戶相連,做成“余額寶”,就要受證監會的監管。 創新監管原則意指在傳統的監管方式以外,要針對互聯網金融的特點做出適應性調整。比如在此次網絡支付《意見稿》事件中,有業界人士認為,監管機構仍沿用傳統線下監管思維去考慮線上支付的監管,忽略了移動互聯網大發展背景下線上和線下的融合趨勢。 創新監管也意味著應發揮行業自律組織的作用。上述支付公司負責人指出,支付清算協會是監管機構和支付公司之間的一個很好的緩沖,一些非緊急的、市場化能處理的問題,可以交給協會在市場主導下通過協商自律解決。在他看來,只有監管機構深刻意識到這一點才會讓協會做實。 除了支付清算協會以外,央行條法司正在牽頭成立互聯網金融協會,這將成為一個全國性的獨立協會,央行希望借此發揮一定的行業自律功效。 第三方支付:監管趨緊 暫停并非叫停,業界普遍預計,上述業務將在有一定安全保障的前提下重新放開,但具體重啟時間目前無法確定 3月14日上午,一份《關于暫停支付寶公司線下條碼(二維碼)支付等業務意見的函》迅速傳播開來。其中有兩條核心內容:一是暫停二維碼支付業務;二是暫停虛擬信用卡。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周金黃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確認央行確實發出過這則通知。 暫停的通知令支付寶和財付通措手不及。在虛擬信用卡項目與二者合作的中信銀行,其股價也經歷了大幅波動。 暫停這兩項業務的原因,央行高層人士在3月19日舉行的小范圍媒體交流會上表示,暫停二維碼業務主要是從支付安全的角度考慮,而暫停虛擬信用卡主要是違反了“三親見”原則。所謂“三親見”原則是指,在用戶申請信用卡時,業務員親訪申請人工作單位、看到申請人親自簽名、業務員親自核實申請資料,又稱“親訪、親簽、親核”。 暫停并非叫停,業界普遍預計,上述業務將在有一定安全保障的前提下重新放開,但具體重啟時間目前無法確定。 3月18日,支付清算協會會長蔡洪波在中國支付體系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互聯網金融的創新如果不能防范較大風險的話,是帶有缺陷的創新。蔡認為,二維碼支付在安全性、交易不可抵賴性等方面還有待探討,在相關標準體系等建立、達標后還可以做。 從技術應用上說,二維碼支付究竟有沒有風險呢? 一位銀聯風險專家表示,支付寶條碼支付的本質是借助二維碼等條碼技術將線下刷卡支付轉換為線上交易,將低風險交易轉為高風險交易。條碼支付設備與POS專用設備相比,缺乏起碼的交易信息技術保障,也未經過任何專業的安全認證。支付過程中無法保障交易賬戶和訂單的安全性,無法體現真實交易場景的基本要求。 上述央行高層人士表示,二維碼確有風險漏洞,有可能被人為植入病毒、木馬,而央行近期已經收到一些二維碼風險案件的反饋。 來自支付公司的人士則指出,二維碼作為一種遠程支付的模式已經在國際上很多國家使用,如果其是由單一支付機構布置,并形成一個閉環的話,點對點的交易,風險其實是很小的。 針對虛擬信用卡的問題,蔡洪波認為銀行卡面簽是全世界通行的做法,也是最安全的。因此,在網上賬戶還沒有完全實名的情況下,從合規性和風險要求上,虛擬信用卡存在一些問題。 “現在一些商業銀行已經開始做虛擬信用卡了,銀行做沒事,但第三方支付要做的話,監管會比較審慎?!币晃粐写笮秀y行卡中心人士說。 沒有絕對的安全,也沒有絕對的風險,天平的傾斜度其實取決于各自的立場。更多的人將事態的發展理解為產業背后的利益博弈。二維碼支付的發展可能顛覆線下收單的既有格局,而虛擬信用卡則會沖擊商業銀行的信用卡業務。 進一步的利益分析有助理解問題。線下收單和以“二維碼”為代表的線上支付在利益上有很大不同。二者遵循不同的模式和費率,線下支付主要走銀聯通道,適用的主要是7∶2∶1的利潤分成模式。但在網上支付,沒有了銀聯這個環節,這使得費率降低。同時,支付寶等支付公司在與銀行合作的時候,采取“合縱連橫”的方法,獲得了很低的費率。如果二維碼支付大量鋪開,逐漸將線下支付轉換成線上支付的話,會對既有的收單模式和利益格局形成較大的沖擊。 央行對于收單方式和機具創新一直保持謹慎態度。央行認為,傳統的POS收單體系在安全性上仍然具有優勢,曾多次要求支付機構在進行收單創新時,與央行事先保持溝通,并在一定程度上區隔線上與線下的監管。一位支付機構負責人稱,對于支付公司的監管,實際上是在安全性與便利性上尋找平衡。 另一位支付機構負責人說,移動互聯網大背景下線上和線下開始一體化了。監管機構應用開放包容的互聯網思維來理解融合后的新業態,以底線思維防止系統性風險。而不能簡單化地局限于以往線下的方式來硬套新業態,這既不符合發展趨勢,也不能真正管好風險。 而央行暫時叫停兩項業務,只是對于支付公司監管趨緊的冰山一角。 3月14日晚間,《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突然曝光,《意見稿》中嚴苛的規范再次攪動了市場脆弱的神經。 《財經》記者了解到,該規范首次是在支付清算協會的一次內部研討會上拿出來與支付機構進行討論,在3月14日(周五)晚間,相關機構上報了意見。 其中,最令支付機構不堪的一條規定是,支付公司個人支付賬戶轉賬單筆不超過1000元,年累計不能超過1萬元;個人單筆消費不得超過5000元,月累計不能超過1萬元。 央行高層人士在上述溝通會上表示,《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還需要討論、修改和完善,短時間內不會發布實施。至于1000元的單筆轉賬金額,他解釋說,這是由2013年支付公司單筆平均500元的支付金額得出,未來有可能修改或取消。 這種限額體現了監管機構監管指向,即希望將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業務限制在小額支付領域內。 一位參與央行相關文件討論的專家表示:監管層出于資金安全的考慮出臺監管政策,動機是好的,畢竟資金安全永遠是金融業的首要底線,但具體的監管方式不可武斷。他認為,限定交易金額并不是一個好的方法,而應通過設定一些交易條件來強化監管,以保證安全。 目前已起草的《意見稿》并不代表最終意見。各方仍將就此協商。但將這些看似孤立的事件疊加在一起的話,也許并不都是偶然。 3月18日,支付寶回應稱,征求意見稿屬于草案,也未正式頒布,更沒有實施。其已經將相關的意見反饋給央行,并正積極與央行進行溝通。支付寶指出,基于其對政策的理解和跟監管部門的溝通,支付寶快捷支付用戶申購和贖回余額寶,現在和未來都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問題是,快捷支付背后是客戶的銀行賬號,如果客戶直接用銀行賬戶進行基金的申購和贖回的話,支付寶賬號的用處何在? P2P:不能破的紅線 P2P平臺不能歸集資金形成資金池,不能為放貸人提供擔保,不能用“秒標”、“凈值標”等與真實需求無關擴大借貸杠桿率的交易模式、不能做期限錯配 在互聯網金融的各種模式中,最具有草根性、也最令監管機構頭疼的莫過于P2P和眾籌模式了,尤其是在金融體系不甚健全的中國。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說,盡管P2P和眾籌機構只是信用中介,但是其服務的人群太多,一旦出險,會產生較大的社會負面效應。所以,類似的融資信息平臺也需要適度的監管。國內P2P借貸平臺最早出現于2006年。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在全國范圍內活躍的P2P網絡借貸平臺已超過350家,累計交易額超過600億元。 高額的利潤促使眾多逐利資金蜂擁而至。然而在資本狂歡的同時,對信用風險和貸后管理的忽視,使得為數不少的P2P平臺最終出現了跑路。人們期待的是,這個迅速生長的行業能夠在規范和監管下有序發展。 在美國,P2P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監管。美國以法律的形式明確了P2P的性質,在P2P網絡借貸的放貸環節,P2P平臺合作銀行向借款人發放貸款,并通過平臺將債權以收益權憑證的形式出售給貸款人。因此,美國證監會以《證券法》為依據,認定P2P平臺向貸款人發行、出售收益權憑證的行為屬于證券交易行為,要求P2P平臺在證券交易委員會登記注冊,以證券形式發行收益權憑證。 國內P2P平臺發展的爭議主要有幾個方面:運作模式的合法性、非法集資的邊界、創新模式的定性、借貸的高利率等問題,一些P2P企業借著網絡的外衣將線下的集資行為轉移到線上。 《財經》記者獲悉,目前,P2P已經基本確定由銀監會監管。監管機構認為,P2P應該是一個民間融資的信息平臺,監管的重點在于防止其從信息平臺轉變為借貸平臺。確切地說,銀監會管的是“異化的P2P”。隨后將厘定P2P監管方面的細則,以便使借貸雙方和公眾明確規則。 “P2P公司風險可能出現在兩方面,一是部分皮包公司打著P2P名義募集資金,實際上做P2C;二是P2P投向‘兩高一?!袠I?!币晃粐鴥戎髁鱌2P企業高管說,“真正做P2P的企業,背后是個人或小微債權,風險不是很大,就怕忍不住誘惑,去做債權的期限錯配?!? 吳曉靈在3月8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從事P2P和眾籌的公司,是溝通投融資信息的平臺,應該遵守兩條底線:不動客戶資金,不對客戶融資行為作出安全性的承諾。如果越過了這兩條線,就是金融中介機構所要做的事情,應該獲得金融牌照。 央行從2013年初就展開了對于主要P2P企業的調研工作。央行希望先從P2P企業獲得包括貸款余額、貸款主體、違約率、資產主體、逾期率等運營數據和監管數據。 從去年開始,央行副行長劉士余就曾在多個場合表示,“非法集資”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是P2P絕不能觸碰的兩條“紅線”。然而,這兩個概念的界定相對模糊,缺乏可操作性。據《財經》記者了解,此次互聯網金融監管指導意見重申了對P2P平臺監管的兩條基本要求。同時還規定P2P平臺不能歸集資金形成資金池,不能為放貸人提供擔保,不能用“秒標”、“凈值標”等與真實需求無關擴大借貸杠桿率的交易模式、不能做期限錯配。 相關規范已在市場預期之中。但對P2P的監管還有許多基礎性工作要做。一位熟悉情況的資深互聯網金融專家稱,監管機構首先要做的就是識別P2P平臺,這就需要借助工信部的力量,涉及監管協調。此外,在行政許可、準入等方面也存在爭議。 目前,P2P行業各方就接入征信系統、引入權威第三方托管等問題已達成共識。但對資金池定義、資金托管場所和行業信息披露程度等還存在爭議。 《財經》記者從權威渠道了解到,與市場預期不同的是,監管機構并不打算給P2P企業發牌照。他們認為,單管牌照無法對P2P公司實行有效監管。未來的監管重點在于將合法金融和非法金融區別開來,而非法金融就是非法集資。 銀監會在地方均有非法處置辦,如果處置辦定性為非法集資的話,就將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余額寶”:跨界監管 證監會正計劃加強對貨幣市場基金風險的管理,主要內容包括提示基金公司,如果銀行對貨幣市場協議存款有動作的話,要提前防范。同時,證監會倡導貨幣市場基金投資多元化,而不是單純依賴在銀行的協議存款上 余額寶的本質是網絡直銷的貨幣市場基金。支付寶為天弘基金管理公司的增利寶貨幣市場基金提供前端入口和網絡服務,將支付寶的支付賬戶與基金公司的理財賬戶聯通,服務后端客戶數據和交易數據則完全歸增利寶所有。實際上現在市場各種“寶”,本質都是支付系統和基金銷售的結合。 吳曉靈表示,從事這類活動在合規上應該具備兩個條件:第一,必須獲得證監會的基金銷售許可。第二,要向客戶說明基金不保本、不保收益、風險自擔。 在上線的半年多時間里,余額寶可謂生逢其時。由于利率市場化進程的推進和金融市場結構的變化,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初,資金市場利率中樞不斷提升。2013年6月和12月,貨幣市場經歷了兩次“錢荒”。甚至在2014年春節前,資金面依然緊張。 余額寶80%的資產組合投資于26家主要商業銀行的協議存款,收益率穩定在5%左右,與銀行活期存款0.35%的利息相比,對居民有很大吸引力。在資金緊張的時候,貨幣市場基金的收益率甚至可以超過銀行理財,這使得其規模在近期呈現脈沖式的增長。 3月16日,支付寶在給《財經》記者的書面回復中透露,截至2月26日,余額寶的用戶數超過了8100萬。天弘基金人士則向《財經》記者透露,目前余額寶的資金規模已超過4000億元。 由于余額寶實現了銀行活期存款與貨幣市場基金的便利轉換,打通了管制利率和非管制利率的壁壘,因此,其影響也是跨界式的,銀行、證券,不同金融領域的機構和監管者都無法對其視而不見。 傳統銀行界人士質疑的是,余額寶們通過團購協議存款的方式,將儲戶的錢集中起來在銀行體系轉了一圈后,翻過來再向銀行要更高的價格。他們的質疑主要集中在以下幾點:一,是不是“寶寶們”推高了資金市場的價格?二,余額寶有這么多用戶,如果遇到集中贖回的話,會不會有流動性風險?三,余額寶是否向消費者充分進行了風險提示? 2月26日,銀行業協會在一份新聞吹風稿中指出,在協會內部的一次討論中,有專家建議應將余額寶這類網銷貨幣市場基金按照一般性存款管理,繳納存款準備金。雖然銀行業協會并非行業監管部門,但這個消息還是引發震動,市場將其解讀為銀行業協會代表銀行發聲。 3月18日晚,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也撰文指出,對余額寶的監管應涉及存款準備金管理。他認為,不受存款準備金管理是余額寶獲取高收益的重要原因。經過計算后,盛松成得出,若按照6%的該基金協議存款利率和我國統一的1.62%的法定存款準備金利率計算,擁有5000億元資金規模的余額寶,一年成本將增加約42億元(5000×95%×20%×(6%-1.62%)≈42),收益率下降約1個百分點。 盛松成認為,對貨幣市場基金實施準備金管理可以其存放銀行的款項為標的,這樣做的效應在于,可以應對大規模集中贖回帶來的流動性風險;控制貨幣創造,提高貨幣政策有效性、壓縮監管套利空間,并使基金資產更多投向直接融資工具。 即使不繳納存款準備金,貨幣市場基金也不可能永遠保持目前的高收益率。受益于利率市場化所導致的資金利率抬升,余額寶趕上了一波貨幣市場基金的“牛市”,但隨著未來資金供給的增多和監管政策的趨緊,余額寶的收益率將逐步下降,可能會穩定在3%-4%,但即便如此,其也是活期存款利率的10倍。 不過,余額寶推高資金市場價格的看法并不成立,更多的時候,它只是資金市場價格的跟隨者。在余額寶2013年6月中旬誕生前的端午節前后,貨幣市場就已經出現了“錢荒”。吳曉靈說,解決問題的辦法,不是抑制“寶寶們”,而是要解決銀行同業市場所存在的制度性問題。 余額寶的高收益,部分依賴于協議存款“提前支取不罰息”的安排。過去,貨幣市場基金提前支取銀行的協議存款是有罰息的,但在同業市場競爭激烈后,銀行同意貨幣基金的同業存款提前支取不罰息。 吳曉靈指出,是否罰息應是市場一對一去解決的問題,不宜作出統一規定。在她看來,協議存款就是協議雙方約定的存款,既可以約定利率,也可以約定規則,提前支取是否罰息,應該是交易雙方協商的結果。 對于基金市場來說,余額寶無疑改變了市場格局?!坝囝~寶的規模占國內貨幣市場基金的一半,它基本上就代表了全行業?!币晃换鸸镜母邔尤耸繉Α敦斀洝酚浾哒f,“它不能出一點事,出事就是全行業的事,影響面真的太大了?!? 他表示,如果出現極端“黑天鵝事件”,比如貨幣市場基金一天凈贖回100多億元,就有可能當天同時需要多家銀行變現協議存款,只要有一家銀行的流動性出現問題,這個貨幣市場基金的變現能力就可能出現問題。 余額寶的投資操盤手、天弘增利寶基金經理王登峰對《財經》記者表示,天弘基金從誕生起,就在仔細考量“黑天鵝事件”對貨幣市場基金的流動性管理的影響。余額寶對協議存款的對手銀行有嚴格的篩選。事前的篩選包括白名單制度,要求銀行恪守承諾,到賬時間準確到點等,一次違約即加入黑名單。同時,對手銀行要滿足規模足夠大、風險可控、沒有違約事件和不良的報道等要求。 王登峰說,增利寶在“6·20”錢荒時,仍處在凈申購的狀態。因為增利寶完全是一個純散戶形態的基金,多數客戶的賬戶金額在1萬元以下,這與其他的貨幣基金有著顯著的不同。機構資金緊張時,散戶的資金并不緊張,二者資金的供求狀態完全不同。散戶的資金面相對獨立而且比較平穩,根據大數據分析,散戶在月初、特別是每月5日左右申購明顯增多,這可能是因為工資到賬的原因,而每月20日以后贖回多,這是為了還信用卡,這些都與生活密切相關。 支付寶總裁助理、支付研究院院長陳達偉也認為,余額寶的流動性風險是可控的。他解釋道,首先,余額寶的凈申購一直大于凈贖回;其次,如果贖回的資金不是直接轉到卡上,而是用于消費的話,一般均有消費場景,在資金付給商家的過程中,會有一個七天的擔保支付的到賬期,資金在用戶確認收貸后才能打給商家。而如果贖回到卡上的話,5萬元以上的,要第二天24點之前到賬,是T+1而非T+0。因此,只有5萬元以下的,而且用手機進行的基金贖回操作,才是兩小時之內、T+0到賬。 陳達偉透露,為了防范特殊時點的流動性需求,支付寶還跟好幾家銀行簽訂了協議,以保證關鍵時刻的流動性支持。 《財經》記者從相關渠道了解到,證監會正計劃加強對貨幣市場基金風險的管理,主要內容包括提示基金公司,如果銀行對貨幣市場協議存款有動作的話,要提前防范。同時,證監會倡導貨幣市場基金投資多元化,而不是單純依賴在銀行的協議存款上。 天弘基金內部人士稱,證監會在3月初要求基金公司進行流動性管理方面的壓力測試,但是經過測試之后,發現一切正常。證監會曾與天弘基金多次進行過溝通。據支付寶統計,今年1月以來,央行、證監會等部門來支付寶調研、而聽取匯報的次數就接近20次。 監管層對于余額寶的流動性擔憂并非沒有根源。根據現行證監會《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風險準備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中“風險準備金的計提比例不得低于基金管理費收入的10%”的算法,風險準備金是以“基金管理費收入”為基數計算,而余額寶這種貨幣基金的管理收入與其規模相比,覆蓋率低。 針對銀行提出的協議存款提前支取的罰息要求,證監會計劃采取新的風險準備金的計算方法,即增加“利差損占比”的規定,也就是未支付利息的風險暴露除以風險準備金的比率。 因為,余額寶類的貨幣市場基金采取每天分紅,這意味著,協議存款的利息有可能尚未到賬,貨幣基金已經把利息收入分給了投資人。而一旦銀行規定罰息,那么罰息部分的損失將由貨幣基金自身承擔。 由于上述新規定針對性太強,且需要根據事態發展來推進,因此遲遲沒有正式推出。 有效監管挑戰 互聯網金融是創新的產物,既然是創新,就肯定有失誤和風險。對新生事物,既要包容失誤,也要防范風險,處理好創新、發展與風險之間的關系 細究互聯網金融的本質,不難發現,其發展依然離不開傳統金融。中國人民大學特聘教授戴險鋒指出,“互聯網金融”在中國大行其道,主要源于中國金融體系中“金融壓抑”(financial repression)的宏觀背景,以及對“互聯網金融”所涉及的金融業務的監管空白。所謂“互聯網金融”之所以迅速發展,實際上是進行了比傳統銀行更為激進的監管套利。 但不可否認的是,互聯網思維對于金融業的發展有促進和推動。 吳曉靈認為,互聯網金融的介入,使得金融服務的客戶下沉,過去不在傳統金融服務范疇的人群,也能夠享受到金融的服務?;ヂ摼W平臺,更便于直接交流,使直接融資更加方便。亦使得金融進入了“自金融時代”,是金融改革的助推器。 從監管者角度來說,一方面要遵循市場規律,盡量減少對微觀主體經濟活動的干預;一方面,又要防范系統性風險的發生,這是監管者的底線。 此前,對于互聯網金融監管原則主要有兩派意見:第一種觀點認為,互聯網金融存在制度套利?;ヂ摼W金融不僅有和傳統金融領域一樣的風險種類,還存在著技術風險、法律制度風險和信息安全風險等。因此,應將互聯網金融“馬上管起來”。第二種觀點認為,監管跟不上創新,可以先把底線確定,其他的靠自律來解決,也就是“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在“細致觀察和認真思考”后,央行副行長劉士余2014年2月撰文指出,有必要對互聯網金融進行恰當的監管。在他看來,互聯網金融是創新的產物,既然是創新,就肯定有失誤和風險。對新生事物,既要包容失誤,也要防范風險,處理好創新、發展與風險之間的關系。但他同時坦承,當前,世界范圍內完善的互聯網金融監管體制尚未出現,如何對互聯網金融進行監管,仍然是一個普遍性的難題。 對于如何有效監管,劉士余提出四點建議:一是要有海納百川的胸懷,尊重市場,呵護創新;二是要因時制宜,因事制宜,不搞“一刀切”; 三是要處理好行政監管和行業自律的關系;四是要嚴守“底線思維”,堅決打擊違法犯罪活動。 面對互聯網金融迅速的沖擊,監管的革新不可能快速線性地適應,在現實過程中表現出來的往往是“進兩步、退一步”。這在近期的種種事件中就已經得到了體現。盡管央行宣稱市場對其存在誤解,但不可否認的是,傳統金融領域、監管機構對于互聯網金融的適應都需要時間。 “監管要有一定的容忍性,創新總要有陣痛,只有經歷陣痛才能蛻變?!币晃恢Ц豆狙芯坎块T負責人說,“我們不想謀一時之利,要穩健合規經營,力爭成為業內標桿?!? 另一位支付公司負責人表示:移動互聯網大背景下線上線下融合,現有利益格局被打破并重塑,是市場力量決定下的大勢所趨,在層出不窮的跨界融合式創新中,監管要擁抱互聯網思維,用底線思維防止系統性風險,用包容心態容納創新,并發揮好協會的自律和緩沖作用。 來源:《財經》雜志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