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貸系統/ “三無”狀態讓網貸風險高速集聚?地方監管有望先行

                “三無”狀態讓網貸風險高速集聚?地方監管有望先行

                發布時間:2014-02-19 分類:行業資訊

                記者 梅俊彥 一邊是動輒20%以上的收益率,令網貸參與者欲罷不能;一邊是數十家網貸平臺倒閉、老板跑路、提現困難凸現,甚至牽涉到非法集資、洗錢……圍繞網貸的全國性監管辦法尚在制定之中,部分地區已經開始嘗試相關監管和自律,各地聯盟、協會四起,爭奪話語權,對建立與央行征信系統對接的全國性網貸征信系統意見不一。 中國證券報記者近日獲悉,深圳市金融辦將與市財政、市場監管、公安,以及金融監管部門等相關單位,建立健全跨行業、跨部門的互聯網金融會商協調工作機制,根據互聯網金融發展情況及監管需要,制定深圳市互聯網金融政策適用范圍認定標準、操作規程和申報指引,經市政府批準后實施。據了解,深圳市政府制定、包含上述內容的《關于支持互聯網金融創新發展的指導意見(送審稿)》并未對“互聯網金融會商協調工作機制”制定時間表。

                網貸“野蠻”生長 風險如影隨形

                “收益秒殺余額寶!”這是P2P網貸行業的口號之一。平均20%以上的誘人收益率吸引了眾多的參與者。網貸平臺一出現,就進入近乎瘋狂的野蠻生長狀態,但危機也如影隨形。 據第一網貸監測,2013年5月到2014年1月份,全國P2P網貸平均綜合年化收益率為24.66%。從2013年5月開始,逐月上升,到9月份達到峰值,隨后逐月下降,到12月份降至低谷,到了2014年1月份又略有上升。其中,2014年1月份全國P2P網貸平均綜合年化收益率為21.98%。 從去年8月份到現在,先后有數十家網貸平臺倒閉、陷入提現困難;今年以來至少4家P2P出現提現困難,涉及資金數億元。一些在投資者眼中有一定知名度的P2P接連出現狀況,很多投資者紛紛提現。P2P網貸公司資金只出不進,資金鏈猝然斷裂。 網貸之家研究員馬駿撰文分析,出現問題的平臺多為墊付模式,即P2P網貸平臺的風險準備金或擔保公司提供本金保障的墊付,其運營存在一系列問題。如擔保權利主體不明。部分網貸平臺,用自有資金先在線下放貸,然后到線上發標(發出借款要求),進行債權流轉,但線下與借款人簽訂的借款及擔保合同的債權人,均為平臺方關聯人士,擔保的權利主體即為主合同的債權人。所以,這些平臺上所謂的擔保公司做保障,其實是混淆視聽,保障的并不是投資人的利益,而是平臺方的利益。 而且,平臺與擔保公司高度關聯,就容易產生平臺自己做風控,自己擔保。如果平臺涉嫌“自融”的話,所謂的風控及擔保就不具備任何實際意義。所謂“自融”,即自融自用,一般是那些擁有實業背景的公司為了解決本身或關聯公司的資金難題而進行的融資。 此外,風險準備金不透明,使用不規范。多數P2P網貸平臺,采用的是風險準備金墊付的模式,但對于風險準備金的來源、用途,沒有明確的披露,而且使用過程中也沒合理的規章制度,缺乏監督,極易暗箱操作,使得所謂的風險準備金流于形式。 據網貸之家不完全統計,除去擔保模式的平臺,僅有四成P2P網貸平臺披露其風險準備金數值,但能提供銀行查詢賬號并供投資人查詢的,則鳳毛麟角。而能做到投資人監督,透明、合規地使用每一筆準備金的,更是少之又少。未公布風險準備金制度的P2P網貸平臺,一般以平臺老板個人資產做墊付,這種形式更不透明,法律上平臺老板也沒義務進行墊付,平臺的抗風險能力也更差。

                運營“心中沒底” 地方立法欲先行

                業內專家認為,網貸行業出現前所未有的倒閉潮,其中歸根結底的原因在于網貸平臺缺乏有效監管、自律和征信。記者獲悉,深圳市政府2014年一號文(簡稱深圳一號文)提出要“規范互聯網金融發展”。另據深圳市人大代表呂成剛介紹,深圳市長許勤在深圳市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六次會議上作了政府工作報告,其中內容的第一項就提出要明確互聯網政策。 不過網貸行業人士認為,深圳一號文的內容和許勤的表態只是對整個互聯網金融的框架性指導,對于網貸行業而言目前仍未有具體的監管細則。 深圳市政協委員葉學文表示,對于我國網貸平臺的運營,目前僅僅根據《民法通則》和《合同法》相關規定以及199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相關規定:民間借貸的利息可適當高于銀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過同期銀行貸款利率的4倍,超出部分的利息法律不予保護。但是在現實中,網貸是一個近乎完全利率市場化的行業,不少平臺的真實放貸利率高于同期銀行貸款利率的4倍。 葉學文認為,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當借貸發生糾紛,雙方可能得不到全面保障。另外,不少網貸平臺負責人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由于沒有法律給網貸平臺作為業務開展的參考標準,在平臺運營的過程中,除了要面對經營風險以外,政策性風險的壓力也很大,運營起來“心里沒底”。 考慮到上述情況,深圳市政協委員葉學文和深圳市人大代表呂成剛近期在人人聚財會議室雙雙公布其兩會提、議案,其共同的內容是建議深圳市利用自己的立法權,由市法制辦牽頭負責地方立法,以地方性法規的形式頒布相關法律。 葉學文認為,深圳市政府應該對網絡借貸平臺的性質和資金活動進行認定,明確平臺金融服務中介機構的本質屬性,肯定其繁榮民間借貸市場的作用,是正規金融的有效補充;明確平臺和借貸雙方的權利義務、交易方式、違約責任,保護平臺和借貸雙方的合法權益。呂成剛在議案中提出要明確監管主體,建議由深圳銀監局承擔監管主體的職責,銀監局還可牽頭與市場監督管理局、科工貿信委、市公安局分工監管。 葉學文和呂成剛的建議獲得了不少網貸平臺的認同,但是有分析認為在具體操作中,會面臨或與日后全國性法律相沖突的問題,這或影響地方性法律法規的最終落地。 呂成剛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的時候表示,由于目前只能在與相關聯的法律法規不沖突的情況下立法,其提案只是建議深圳市政府先制定網絡借款辦法,可能暫時不會形成條例,辦法也只能是原則性的,不會太細致。另外,深圳市銀監局作為一個行政主導機構向央行負責,可能需要人大跟深圳市政府協調。 “如果在短期內還不能實現立法,那我們也建議深圳市政府責成相關職能部門,目前也許是金融辦先制定規范性的政策,先把行業引導做起來,這就是我們提出議案的初衷?!眳纬蓜傉f。 雖然業內人士普遍預計出臺地方性或者全國性的網貸行業法律仍有一段時間,但是近日讓部分深圳網貸行業人士頗受鼓舞的是,一證監會最近回應,正積極配合有關部門,抓緊制定互聯網金融監管辦法。二來深圳市政府的《指導意見》指出深圳市金融辦將與市財政、市場監管、公安,以及金融監管部門等相關單位,建立健全跨行業、跨部門的互聯網金融會商協調工作機制,根據互聯網金融發展情況及監管需要,制定深圳市互聯網金融政策適用范圍認定標準、操作規程和申報指引,經市政府批準后實施。這也意味著深圳市政府或會在不久對互聯網金融行業有規范性的管理。

                風控不足 統一征信系統尚存爭議

                風控一直是網絡借貸業務的核心問題。過去兩年,部分規模較大的網貸平臺由于在風控上遇到困境,只能主動壓縮其業務量,整個平臺的盈利能力也因此受到了影響。在風控問題上,不少網貸平臺希望建立起網貸行業的征信系統,在審批時調取網貸征信報告作為參考。 廣州一家網貸平臺負責人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目前國內有兩家在業內影響力較大的網貸征信公司,一家是人民銀行征信中心控股的上海資信,另外一家是北京的安聯匯眾。上海資信目前已經與大量網貸平臺有合作,向其提供網貸征信報告,日后與央行征信系統對接在業內也有較高預期。而北京安聯匯眾制作的則是網貸行業的“負面清單”,向合作網貸平臺提供網貸借款人“黑名單”。 正在籌建的深圳市網貸行業協會聯盟目前也有建立網貸征信系統的意向。相關人士介紹,網貸聯盟正在與CFCA(中國金融認證中心)接觸,希望與其合作共同建立網貸行業征信系統,該征信系統最終的目標是跟央行征信系統對接,打通銀行和網貸平臺之間的信息。 據了解,網貸聯盟(籌建)內部還會建立自己的虛擬數據庫,幫助金融辦及其它監管部門采集和保存網貸平臺的交易數據,虛擬數據庫的所有內容也是會由CFCA及其它國家認可的其他三方機構加密同步保存。在有需要的時候可以由投資人申訴發起,法院仲裁直接調取作為證據使用。從根本上解決網貸平臺出險后的證據鏈搜集及案件定性問題。 不過,在1月27日的深圳網貸聯盟(籌建)的座談會上,也有網貸平臺負責人對網貸征信系統跟央行征信系統提出異議。該人士表示,自己的客戶曾經因為被銀行得知在網貸平臺有借款記錄,最后銀行因此決定不對該借款人放貸。而該借款人符合網貸平臺的放款標準,如果網貸征信系統與央行征信系統對接,可能會讓網貸平臺喪失掉一部分客戶。萬惠投融董事長陳寶國對記者表示,從他了解的情況來看,目前要把網貸行業征信系統對接央行征信系統仍不太現實。

                抱團自律 行業協會“占山為王”

                在自律上,深圳的《指導意見》建議籌建全深圳市的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制定發布自律公約,推動互聯網金融市場主體信息的征集、披露和管理工作,加強行業自律規范,維護行業健康發展。 實際上從2013年8月份開始,有關互聯網金融的協會相繼在各地成立。先有“中關村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其發起企業包括京東商城、當當網、拉卡拉、融360、天使匯、人人貸、有利網等;再有政府背景的北京“互聯網金融專業委員會”和上?!熬W絡信貸服務業企業聯盟”,前者成員有中國平安、銀行、券商、網貸平臺等,后者成員有陸金所、拍拍貸、融360等。 到了今年,將要在廣州掛牌的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的成員包括網貸之家、省金融學院、萬惠投融、人人聚財、萬家兄弟、納斯達融資擔保等。深圳網貸聯盟和協會則由深圳紅嶺創投、東莞團貸、惠州E速貸等發起。據了解,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近期已經得到廣東省社會組織管理局和省民政廳的批復。深圳的“深圳網貸聯盟”和“深圳網貸行業協會”也正在籌備成立。 有業內人士認為,網貸平臺不太可能形成較為統一的利益共同體,各地聯盟、協會四起,頗有一種“占山為王”的感覺。據記者觀察,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籌建初期的一些成員現在已經不在該協會的成員名單中,卻成為了深圳網貸協會的籌建者之一。協會對于網貸平臺的重要性由此可窺一斑。 “這些聯盟和協會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跟有關部門溝通,為監管政策的制定提供意見。另外,在政策落地之前,可以制定成員單位要遵守的行業標準,成員單位可以在這些過程中獲得更多話語權。除此以外,成員單位借助聯盟和協會搭建起的平臺,給自己的平臺帶來更多的商業機會?!痹撊耸空f。

                一月網貸成交逾111億元

                2月13日,網貸門戶網站“第一網貸”在其網站上公布的《1月份全國P2P網貸大數據》報告顯示,1月份,受到倒閉潮的影響,網貸行業增長速度明顯放緩;網貸行業給投資者的年化收益率較去年12月有所回升,總成交額創出新高。 數據顯示,今年1月份全國P2P網貸行業投資者平均綜合年化收益率為21.98%、平均期限為5.73個月、總成交額111.43億元。

                月成交額創新高

                第一網貸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月份全國網貸總成交額創出歷史新高,達到111.43億元,環比增加1.99億元,較2013年5月至12月份的月平均值增加38.58億元,增長率為52.96%;另外,1月份網貸行業日均成交額達3.59億元。 從投資品種來看,普通標、凈值標、秒標在1月份的成交額分別為101.93億元、7.79億元和1.71億元,分別占總成交額的91.47%、7%和1.53%。 從地域上來看,1月份全國網貸平臺總成交額前三名的地區分別是廣東省、浙江省和北京市,成交額分別為34.76億元、26.07億元和14.16億元;這三個地區的總成交額合計超過74.99億元,占全國總數的67%以上。

                收益率有所回升

                網貸行業人士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由于投資者數量較為穩定,出于擴大貸款利率和給投資者收益率之間的差值,增加平臺的盈利空間和運營的穩定性,目前大型網貸平臺給投資者的收益率整體處在下降的通道。 從第一網貸監測到的2013年5月到2014年1月份的數據來看,全國P2P網貸平均綜合年化收益率為24.66%。其軌跡是:從2013年5月開始,逐月上升,到9月份達到峰值,隨后逐月下降,到12月份將至低谷,到了2014年1月份又略有上升。 數據顯示,2014年1月份全國P2P網貸平均綜合年化收益率為21.98%,環比上升0.22 個百分點;與2013年5月份至12月份平均25.06%的年化收益率相比,下降3.08個百分點。 從借貸期限來看,1個月內產品的平均年化收益率為23.57%,1-3個月為27.17%,3-6個月為23.76%,6個月至1年為18.41%,1年以上為10.24%。從借貸標種,普通標的平均年化收益率為22.64%,凈值標為13.89%。此外,法定工作日期間的年化收益率為21.68%,法定節假日、雙休日的為23.42%。

                平均投資期限變長

                第一網貸數據顯示,今年1月份全國P2P網貸平均期限為5.73個月,環比增長0.66個月,較2013年5月份至12月份增長1.78個月。第一網貸認為,該數據顯示出網貸行業正往良性方向發展。 從品種來看,普通標的平均期限為6.26個月,凈值標的為0.37個月。法定工作日的投資平均期限為6.11個月,法定節假日、雙休日的為3.87個月。 全國P2P網貸平均投資期限最長的前三名的地區是遼寧省、上海市和北京市,平均期限是34.25月、21.85月和9.63個月。 第一網貸表示,從2013年5月份至2014年1月份,全國網貸行業平均投資期限為4.18個月,近期網貸投資期限在逐漸拉長,并在1月份達到峰值。

                網貸平臺數量倍增

                據網貸之家估算,2013年網貸行業成交規模超過1000億元,比2012年增長5倍,較2011年增長10倍,參與人數超過20多萬人次。 2012年11月份網貸之家創始人徐紅偉對記者表示,從2010年開始,網貸平臺無論從數量上還是交易量上都呈現出井噴的態勢。2012年,網貸之家估算出整個網貸行業的全年交易量在200億元左右,而在2011年,該數據僅有約10億元。 除了交易規模大幅增長以外,2013年網貸平臺數量也激增,從2012年的約200家增加到約800家。 “2013年,這個行業很熱,其實影響最大的、讓互聯網金融概念在全國鋪天蓋地傳播的主要原因在于阿里巴巴的余額寶,因為余額寶讓普通人開始懂得理財、金融。而網絡借貸則是在互聯網金融概念下,目前在全國參與人數較多的一個分支?!本W貸之家總經理朱明春說。 從地域分布上來看,深圳是網貸平臺數量最多的一個城市。據網貸之家統計,深圳有近100家平臺,分別是北上廣(各30多家)的3倍。深圳除了網貸平臺數量多外,出問題的平臺也非常多。 “拿一線城市北上廣深來講,2013年北上廣三個城市的平臺情況算良好,在10、11兩個月之內,在全國出現60多家面臨兌付危機的平臺,其中影響較大的有2、3家是在深圳地區出現的,像網贏天下、東方創投、鵬城貸都是深圳地區影響較大的。2014年1月份影響較大的中貸信創平臺倒閉事件,也是發生在深圳?!敝烀鞔赫f。 朱明春認為,網貸行業在近兩三年的發展中,很多平臺樹立了良好的榜樣,幫助很多小微企業解決融資難題、利息高的問題,同時也解決普通老百姓理財渠道狹窄、理財門檻高的問題。但與此同時,深圳市人大代表呂成剛也表示,也有一些業務經營不規范,甚至利用平臺偽裝進行非法集資、詐騙等違法犯罪的平臺,影響整個P2P網貸行業的聲譽。 呂成剛認為,由于網貸行業尚處于成長期,各家平臺之間業務運行模式差異極大,有些平臺的經營模式在激烈的市場化競爭中已經產生變異,突破了行業的底線,牽涉到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洗錢、詐騙等。 “所以在深圳制定關于互聯網金融的規范性的政策,我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節點,也是當下很重要的一個時間節點?!敝烀鞔赫f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