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貸系統/ 京東“白條”背后的互聯網信用支付思考

                京東“白條”背后的互聯網信用支付思考

                發布時間:2014-02-19 分類:行業資訊

                文/張睿 京東“白條”將業內的目光再次引向了信用支付,先消費后付款的支付方式無疑將提高用戶活躍度,刺激銷量的提升,不僅對京東這樣的電商公司是如此,對于游戲、閱讀、視頻、社交等面向虛擬物品收費的互聯網公司更是如此。 事實上,在京東白條之前,針對虛擬物品的信用支付已悄然興起,代表企業有PP錢包、mo9,以及新浪信用寶等。與實體商品相比,虛擬物品單價低,成本低,所以信用支付發展得更快。 筆者近日采訪了PP錢包產品技術副總裁任衡,他介紹了PP錢包的業務,并談了對信用支付的看法。

                1500萬交易流水

                PP錢包信用支付針對游戲、視頻、彩票、婚戀、社交娛樂等互聯網公司的虛擬物品,提供信用支付方式,用戶只需要驗證手機號,即可實時獲得授信、完成支付。 用戶消費后,由PP錢包負責賬單催繳。 PP錢包向合作商戶收費,以承擔壞賬帶來的風險。上線3個月來,PP錢包信用支付業務已經處理了超過1500萬的交易流水。 去年12月,筆者曾介紹過新浪推出的信用支付產品“信用寶”,主要面向手機游戲。 因為面向虛擬物品,成本低,商戶可以承擔比銀行卡稍高的費率,大約10%到20%之間。 任衡認為,對于電商經營的實體商品而言,成本高,利潤小,一旦信用支付出現壞賬,電商賠率高、損失大。相對而言,虛擬物品邊際成本為零,使用信用支付對商家沒有損失,更為劃算。

                電商數據并非全部數據

                支付寶信用支付籌備多時,最終卻未見大范圍推廣;京東2月13日推出最高額度15000元的“白條”,在50萬用戶范圍內測試。 任衡認為,過去的消費記錄不構成對未來還款能力的預估。從授信模型角度而言,即使支付寶和京東有大量的用戶電商消費記錄數據,也無法準確衡量一個人未來的授信違約風險。他們缺乏銀行的貸款記錄、信用卡還款記錄、話單、房貸等周期性還款記錄,而這些數據比單純的消費記錄更有效地評判用戶的信用。

                要做信用支付,先得整合大數據

                信用支付必然存在風險,這背后的風險誰來承擔?據任衡介紹,一靠自擔,二靠轉嫁。例如,信用卡公司自擔風險,而資產支持債券ABS等金融衍生品又將風險轉嫁給了債券投資人。不管是自擔還是轉嫁,信用支付的發展最終最終取決于用戶信用體系及評級系統的建立,一靠用戶大數據的整合、分析,二靠面向個人的風控、授信模型的建立和優化。 “這兩點,正是國內與國外的信用體系存在的巨大差距。美國的銀行、貸款機構、保險公司相互共享數據,充分意識到‘憑己之力,難治天下’,所以更傾向數據共享,以數據分享來增強用戶信用數據的完整性。而國內,不管是銀行、電信運營商,還是第三方機構,更視數據為’私有財產’?!比魏獗硎?。 因此,國內用戶數據非常分散、割裂。沒有數據的融合,就更難談風控、授信模型的優化。 從宏觀層面看,信用支付的產生來自于消費意愿和消費能力的不對等。中國80后、90后深受美國“透支消費”文化影響,消費意愿強烈,但與此同時,在高企的房價及高通貨膨脹的擠壓下,消費能力卻增長緩慢。在這樣的現實背景中,信用支付及消費金融的發展有很大的空間。 來源:搜狐網(責任編輯:張娟)
                公么的粗大满足满足了我好爽_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_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_狼群影院在线观看welco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